保德县市值两亿国有煤矿被卖37.5万

时间:2012-12-25   信息来源:  网络

61岁的王丰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晚年的生活竟然要寄居在女儿家里。

多年前,王丰自己亲手盖起来的4孔窑已经无法居住,从2006年起,原本干燥的窑洞开始逐渐潮湿起来。2011年4月份,窑洞内更是“像温泉一样”,从屋里的地底往外冒水,家里存放的70多袋黄豆,开始长出豆芽。

与王丰家里相似的,还有周围的邻居们。房子开裂冒水,其原因并不复杂,王丰等人认为:正是晋保煤矿的大规模违法开采,导致了如今村民们的生存困局。

村民生存依靠

据记者实地了解,地处晋西北的保德县,“一黑两红”是传统支柱产业。

“一黑”为煤炭,“两红”为红枣和海红果。

山西省保德县煤炭资源储量丰富,分布面积为560平方公里,具有煤质好、埋藏浅、杂质少、易开采等特点,已探明总储量为127亿吨。山西省煤矿兼并重组后,该县保留了11座煤矿。2011年,保德县财政收入20多亿元,煤炭收入占大半以上,属于典型的煤炭财政。

南河沟乡是保德县一个偏僻的乡镇,扒楼沟村在南河沟乡算是资源最丰富的村庄,主要有扒楼沟煤矿和桑塔则煤矿等。

土地的贫瘠使得当地的多数人在数年以来,均靠在煤矿打工为生。

45岁的李可从1990至1993年,在乡办的桑塔则煤矿任会计。在他的记忆中,桑塔则煤矿筹建于大办乡镇企业的1985年,办矿资金由乡政府的贷款300多万元与村民部分集资组成。

李可告诉记者:“当时全乡才3000多人,集资了30多万元。扒搂沟占全乡人口的一半,有500多户,1500多人。有十多户参加了集资。”

当时李可的父亲也在煤矿上班,任主管生产的副矿长。从1985年一直干到1996年去世,每月工资600多元。矿上正常生产时有130多人,月工资200多元,加上奖金300多元,超过了当时城里人的收入。在彼时,这种模式既解决了村民的就业问题,又不耽误农耕。

1999年,桑塔则煤矿因经营不善,加之当时煤炭市场疲软,无钱及时更换煤炭生产许可证而被吊销相关证件。此后,该煤矿一直未开采。

煤炭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