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南山话柳林

时间:2012-05-20   信息来源:  网络

八十五岁高龄的姑母由我表哥陪伴着从天水回到老家柳林,参加我侄女的婚礼。表哥人忙,礼毕当晚就赶火车回去了。临行前他再三嘱托我,要我带姑母好好转转,遂了老人的心愿。我欣然答应。

姑父姑母都是柳林人,很早参加革命,随部队征战定居天水,算起来已有五十多个年头了。其间他们也回来过两次,都是小住。他俩对柳林的那份关注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一本《柳林县志》得空就看,几乎能背下来了。常年订阅着《山西日报》,每晚必看电视上的《山西新闻》,为得就是捕捉一星半点有关柳林的消息。在外都几十年了,还是家乡的口味,小米钱钱饭,碗团大红枣。仍旧说一口标准的柳林话。他们对家乡的一切感兴趣,通信通话总要把柳林的人事问个遍。去年姑父过世,,姑母不住念叨着要回老家。这次回来,我看得出姑母的心情特别好,问东问西,就是绝口不提回天水。我想,她是打算常住了。

从哪里看起呢?我有点犯难。柳林这么大,姑母想知道的又那么多,我想来想去,决定还是从南山看起。婚礼完毕次日,姑母早早就起来了,洗漱毕,也顾不上吃早点,就一个劲的催我动身。过307国道上吊桥,姑母停了下来,扶着桥栏望清河。清河上一道蓝色橡胶坝截出一段宽阔河面,一群水鸟在河面上悠闲地游弋着。河水清幽明澈,泛着一道道微波。姑母静静看了一会问我:“继旺,这和你说的情形根本不一样呀!我明白姑母的意思。那是几年前的事了。当时我住锄沟村,常带孩子过小木桥进城。孩子年幼,管小木桥叫大板凳。我觉得颇有童趣,就写了一首儿歌:“清河上,搭木桥,走着一个小宝宝。河水哗哗响,小桥轻轻摇。宝宝心儿跳,‘大板凳’它牢不牢?”冠以《小木桥》为题,写进给姑母的去信里,不想姑母牢记在心了。我对姑母说:“以前确实有木桥,不过已成历史了。近些年清河上新建了几座大桥和吊桥,两边往来方便快捷多了,”我向东一指,“我说的小木桥原来就在那儿,原址上已建了锄沟大桥。”

开始拾阶登山,我扶着姑母。姑母其实用不着我扶的,她身板硬朗,步履稳健,可我和她都乐的这样。这时一列火车从山脚下鸣笛驶过。姑母回转身来,看了一会问我:“不是已有一条铁路了吗,怎么还要修一条呢?”我说:“不够用嘛!原来的孝柳铁路是条运煤专线,新建成的太中银高铁则专门输送旅客。这些年,柳林经济发展突飞猛进,后劲十足,交通功不可没呀!如今,汾柳高速公路开通了,307国道也拓宽了,村村都通了公路。咱村就有一条循环柏油路穿过呢!真个是城乡成一体,天涯变咫尺了。”姑母神情专注地听着,生怕漏掉一个字。

转身继续登山。姑母被两侧护栏上镌刻的诗词吸引住了,不时停步吟味赏读。姑母是个文化人,阅历深,见识广,情感丰富,多有诗文见诸报章杂志。我对姑母说:“姑姑,我也作首诗您听听。题目就叫《南山路读诗有感》,诗句是:‘南山一路读古诗,千古名流亦如此。梅兰竹菊空言志,虫鱼花鸟矫情抒。文载口传多虚幻,人性迷失类鹦鹉。今人切莫复如是,是非真假自做主。’评点评点。”姑母笑着说:“还真够狂的。”顿了顿又说:“有自己的见解也好。”我说:“随口胡诌,我并不认真的。如今的柳林,文化繁荣。柳林盘子、民俗节、黄河旋鼓、中国红枣第一镇……这些都多多少少熏陶了我。对了,过两天我带您去三交游黄河,到清涧,吃农家饭,听地道陕北民歌,去也不?”姑母忙不迭说:“去,去。”

不觉已到山顶,我们在石阶上坐下来小歇。这是春末夏初时节,山上山下树木葱茏,鲜花争艳。公园里花香扑鼻,游人如织,欢笑声和着乐曲声,甚是美妙。几只小鸟在不远处的过道上一跳一跳觅食,全然无视往来游人。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捡起块废纸扔进果皮箱……一切都是那么和谐。我看看姑母,她兴致很高。她直夸南山公园是休闲的好地方,盛赞柳林县委政府给人民办了大实事,大好事。我说:“是啊。现在人们的生活富足了,休闲娱乐越来越重要。县委政府为人民着想,不仅建了南山公园,还建了北山公园和清河公园。”我嬉笑着问姑母:“柳林不比天水差吧!”姑母笑着说:“都孩子的爸爸了,还顽皮。”我认真的说:“姑姑,不用回天水了,就住下来吧。”姑母不语。

一阵读书声传来,把我们的视线吸引过去了。就在不远处的花坛边有几个学生正在朗读课文。姑母回过头来问我柳林的教育情况。我说:“大发展了。九年义务教育普及已好几年了,高中年内也就要普及义务教育了。每个乡镇都建起了标准化寄宿制学校。薛家湾山上新建的一所普通高中和一所职业高中今年下半年就要投入使用了。这两所高中不仅规模大,而且标准高。私立学校也雨后春笋般的兴办起来了……这些年柳林人才辈出,裴明亮、郭建军、邢利兵、曹建军、毛福昌、陈鸿志、刘笑,还有……姑母边听边感叹:“了不起,家乡的人民真了不起呀!”

休息起来,我又带姑母看了枣园、游乐场等景点,最后来到柳林宝塔下。我们凭栏远眺。这时,一轮红日从东方喷薄而出,周围的一切顿时披上了金色的盛装,愈加美丽了。初升的太阳照在姑母慈祥宁静的脸上,更显得老人神采奕奕。姑母不再看我,也不说话,低下头来沉思着。她在想什么呢?是在回顾过去,还是在憧憬未来,还是……也许都有吧。我望着鹤发童颜的姑母,觉得有一股不可名状的情感从心中升腾起来,越来越强烈。终于,我不能自已了。积习凑成几个句子,我匆匆记了下来:“南山晨阳春回早,柳林景美怡人心。远客怀旧眷眷意,游子思归故乡情。姑侄携游说长短,老少交心话古今。几度浮沉沧桑路,而今万事气象新。”(车继旺)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