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梁游记

时间:2011-10-16   信息来源:  李延海

向往吕梁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或许是受儿时反复阅读马烽、西戎《吕梁英雄传》的缘故,或许是年轻时听郭兰英“右手一指是吕梁”听得多了的原因,总之大有“不去吕梁非好汉”的念头。按说吕梁市离我所在的忻州市并不算远,即使离我退休后定居的北京也不过千把里路,现如今高速公路四通八达,火车也非常方便。而我却从未踏上过吕梁的土地。

还真是没想到,去吕梁的愿望终于在辛卯年的夏季变成了现实。这一愿望的实现和一个人有关,这位小弟兼学生叫李保青。正是在保青的一手安排下,我才一路高速四个小时便到达了吕梁市的离石区。保青亲自开车到七里滩高速路口迎接我。我们之间已经30年没见面了,保青虽然看上去依然像年轻人一样富有朝气,但毕竟也是年近半百的人了,乍见面时,师生之间还是显得多少有些生分,但这种氛围不久便被保青的热忱驱散得无影无踪。他还是那样直爽,那样热情,那样实在.

保青知道我是第一次来吕梁,特意开车带我观赏吕梁市城区的市容,这一逛不要紧,还真是让我吃惊不小,一个建在山谷中的城市,竟是如此的漂亮。城区不算大,但设计得非常合理。整座城市围绕东川河而建,横向的主要有滨河路、永宁路、交通路、团结路、长治路、久安路、袁一路等,纵向的主要有龙凤大街、桥头街、和平街、新华街、兴隆步行街、八一街、建设街、新建街、五一街、前进街、育英街等。布落有致,整齐划一。听说城区改造时市政工程请的是水平最高的北京市政公司规划的,景观灯是上海城市规划的大手笔,连路灯的设计也是别具一格。大小高低的楼房一水的银灰色,看上去非常雅观。

吕梁市是山西省十一个地市中最后一个地改市的地级市,记得那是2004年。建市时间虽然不长,但市府所在地离石的历史却相当久远了

翻开几千年的吕梁离石史,不管多少事易时移,改朝换代,伴随着人们的只是落后和贫穷。只有改革开放以来,这片古老的土地才算是焕发出从未有过的生机和活力,人们的日子才逐步得到了改善,有相当一部分人已奔向了小康。保青带我看了几位忻州老乡。印象较深的有两位,一位叫秦来虎,五十来岁,河曲县五花城人,房地产开发商兼宾馆老板,他正在忙于自己的星级酒店——滨河宾馆的开业事宜,繁忙的秦老板慷慨出资12万元,给故乡五花城的古庙会包了个晋剧班子,一百多人戏班子的一应吃住行都由他负责到底,可见是个成功而不忘本的人士。另一位叫蔚文奇,忻府区奇村人,也是五十来岁,离石区乃至吕梁市最大的茶庄老板,他和爱人开有三处茶庄门店。蔚老板听说老乡来了,热情地用上好的茶水招待我们,让我们品茗了他珍藏已久的毛尖和铁观音,其诚挚之意着实使我们感动,几杯茶下来,我便和蔚老板开起了玩笑,说北京有张一元、吴裕泰,吕梁有你蔚文奇呀!蔚老板嘴上说不敢、不敢,其内心能看出是熨贴的。还有定襄人吕梁花炮大王杨迎新、河曲双庙人吕梁煤炭安检硕士樊铁山、河曲巡镇人吕梁消防大队政委任安功等,窥一斑而现全豹,忻州人在吕梁的群体虽不能代表吕梁的所有老百姓,但绝对是可以看出一些端倪的。

短暂的吕梁之行给我留下了难以忘却的点滴记忆。再回首,我真不知道何时还能踏上这片神奇的土地!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