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洞 抖气河

时间:2010-09-28   信息来源:  网络

群山莽莽,吕梁巍巍。在刚刚远离我们的那个鸿蒙岁月里,有一条质朴但不乏绮丽的彩带飘拂在这雄浑瑰美的大山中,熠熠闪烁,绵延千载。三十里桃花洞,四十里抖气河,点缀在这条彩带上,承载了说不尽的天地风云,人间沧桑。

这是一条悠悠古道,一条吕梁山深处与外界沟通的唯一的生命线。多少年来,两畔桃花红了又谢,谢了而红;一条雾龙,腾罢而蛰,蛰罢又腾。她生生不息,周而复始,逾越亘古。而今,在短暂的几十年里,她的妙姿离我们渐行渐远,被世风猛摧而悄然湮没,几近被一度身处其间的人们都慢慢忘却。

桃花洞,三十里。桃花洞是一个美丽的别称,本名向阳峡,其为一个呈东西走向的狭窄峡谷,状如长匣,故又名向阳匣。向阳峡“岩险插天,中断如辟”①,是并州中心太原盆地通往吕梁山腹地及黄河乃至陕西的必经之道,可谓汾石咽喉,晋陕锁钥。谷长三十华里,两壁山崖遍生山桃树,密密匝匝,犬牙交错,每到清明时节,桃花怒放,灿若红霞,簇簇争妍,朵朵竞宠。人行其间,如入桃洞,花映人红,人衬花艳,令旅者赏心,商贾忘忧,怡然得乐,与天神合。

自桃花洞西上到金锁关,是旧汾州府和永宁州即今汾阳和离石的分野。站在金锁关,你会穿越历史的时空,一幕幕活剧涌入眼帘……

东汉时期,群雄骤起,社会动荡,向阳峡的西端黄芦岭自成军事要塞,政府置关守之,形成最早的金锁关。想像两千多年前,那军士威风赫赫,旌旗高扬猎猎,在高耸的山岭上凄美而悲壮。

西晋末年,更是战争频仍,各路豪杰并起,形成五胡十六国割据局面。西晋宿将刘渊就在此时脱离了成都王司马颖,在吕梁山中举起复汉大旗,自封汉王,建立左国。在此时局下,不堪曹魏、晋司马樏锁之苦者,悉归其下。刘渊势力渐壮,东出吕梁,带领军士浩浩荡荡穿过桃花掩映下的向阳峡,攻克太原诸城池,所向披靡,成就了刘渊的一番霸业。

北魏是佛教有幸盛行的一个朝代,佛教一度成为北魏的国教。举国上下,开窟造佛,规模浩大。向阳峡崖壁笔立,石质坚软适中,自然成了摩崖造像的一处佳境。从此,美丽的桃花洞里,有了释迦牟尼的佛光,有了毗卢那佛、药师佛、阿弥陀佛的灵气,无论士农工商,往来于此,皆顶礼膜拜,心中沐浴在平安旺气的超凡境界中。

北齐天宝三年,文宣帝高洋站在黄芦岭,极目北望,为防范北方少数民族犯境,下令起筑长城,向北绵延四百余里。这条长城在吕梁山上雄浑蜿蜒,而黄芦岭如威严的龙首昂立在桃花洞口。

向阳古道,金锁关卡,也是辽宋争夺的要塞关隘。北宋抗辽名将杨延昭率领其威武之师在此屯兵点将,运筹帷幄,其手下大将并义弟孟良筑寨驻守,屡建奇功,一腔豪气并烂漫桃花共映天际。

历史的舞台,不断上演着一代俊杰的恢宏大戏。蒙古族铁木真横扫欧亚,一统江山,中华大地换成了孛儿只今氏族的家园。向阳峡关隘在元帝国王者的心中也至关重要,于致和元年,在时称向阳关的金锁关之处“穿堑垒石以为固”②,使其更备军事价值,雄踞一方。

向阳峡进入明清时期,逐渐由军事要塞演变为商旅要道。其建设、建置趋向维护安定和弘扬文化的功能。洪武大帝朱元璋建朝之初,便在向阳峡设立巡检司,以警奸盗,后因故败落。明宣宗宣德四年(公元1429年),由于向阳峡“路通川陕,而山岭深险,林木茂密,盗贼所聚,往来未便”,一度废停的黄芦岭巡检司重新办公,“领兵巡逻,庶几盗息民安”③。此后,巡检司又移住汾州城内。时间过了整整三百年的清雍正七年(公元1729年),汾州巡抚、巡察以向阳峡谷险要,“复移巡检司于黄芦岭”④,再度受到当政者的关注。由此可见,明清时期的桃花洞成为晋西交通要冲,正如明弘治17年(公元1504年)《黄芦岭碑记》载:“黄芦岭高俊莫及,岩石险阻,其路通宁夏三边,紧接四川之径,凡羁邮传命,商贾往来,舍此路概无他焉”。驿道的繁荣与安定,滋养了相关文化的衍演,就在这一时期,向阳峡一侧的小沟内依次起建了仙王庙等宗教建筑,愈加生机盎然。

日升日落,马蹄声声,桃花洞里迎来了几多文人墨客,他们又为桃花洞留下了许多璀璨的诗篇。明代杨璇《过黄芦岭》:“冉冉夕阳西,行行信马蹄。乱云山远近,碎石路高低。黄鼠做人立,玄猿迎客啼。自缘羁思切,蜀景转凄凄。”描绘出诗人在夕阳古道中生思乡之幽情的凄美画图。而清初学者胡庭给人的又是一种慢行花径悠然自趣的情境:“曲折向阳道,遥瞻路渺茫。行从驴背孑,泉逐佩声长。鸟道繁花馨,人烟古树苍。嗒然回首处,落日半山黄”。与杨璇、胡庭不同感受到是清末诗人辛显祖对向阳峡的惊讶:“五丁凿破混沌窍,劈分两壁陡且峭。中有羊肠一径通,绝顶莹莹灯笼照”;“悬崖欲坠迎眸来,瀑布飞喷白云开。阴风飒飒疑虎伏,曲磴盘迂斜阳催。”

这便是曾经军旅阵阵、商队迤迤、佛号声声、诗情悠悠的三十里桃花洞。西出桃花洞,越吴城,过离石,下柳林,便来到了四十里抖气河。

抖气河,四十里。这条本名为清河的柳林生命之水,自柳林上青龙村泉源起至注入黄河的两河口村,腾云吐雾,迤逦四十华里。称其抖气河,亦如桃花洞之名一样,是一个极形象的雅美之谓。从东而来的古驿道,正是与抖气河相依相伴,并行而西,之于黄河之滨。清河还有一个学名叫三川河,在进入柳林县境时先后收纳了吕梁山中三条大川的河流,流经柳林城东上青龙村,有明净甘美喷涌而出的温泉注入,遂一改凛冽之势而欢腾热烈。这里泉眼纷布,此伏彼起。相传很久以前,一南蛮发现柳林北山中有一口甘泉,遂藏袖中,意欲盗走,未料被老百姓发觉,穷追不舍,南蛮子跑到上青龙处被绊倒,泉水撒落满地,形成了后来的朵朵泉群。自此,这里“群泉潨汇,大旱不涸,严冬恒温”⑤,“天光映碧,云影悬辉,鱼鳖鸳鸯相戏”⑥。尤是隆冬时节,热气蒸腾,雾龙锁河,缥缈迷蒙,其间少女浣衣,奇禽戏水,恍若天庭,迷然若仙。千百年来,抖气河伴随着悠悠历史淙淙流淌,在人间上演着一出出血与火、情与泪的悲喜剧。

三千年前的商代晚期,抖气河在柳林高红村(今名)绕了一个弯,将一座山头三面环水,围成一方险要。商代政治集团在这里建造起贵族宫殿、军士堡垒,扼守大河之东,繁衍生息,成为柳林历史文化的发端之一。似乎让我们看见,在遥遥数千年前,抖气河的琼烟玉雾缭绕着巍峨殿宇、祭天香火、营寨号角,构成一幅上古先民战天斗地的绝美画图。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