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美

时间:2010-09-28   信息来源:  网络

借着休假的机会,回了一次姥姥家。姥姥、姥爷都已故去多年,但是还留有两间房子。那是黄河边的一个埠口小镇,据说现在也在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回到古镇,回到小时候后生活过的那个院子,现在俨然也成了一个旅游景点,一下子过去的时光又重浮眼前。我离开那里已经二十年有余了。随行的有我的侄女,今年四岁。我想想,自己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也比侄女大不了几岁。而现在已是逼近三十岁的人了。想想这白驹过隙的光阴,只有两个字的感慨——恐怖。

由于还没有过度商业开发的缘故,小镇仍然很简朴,没有失了自己的本分。偶有几个妇人端坐门边,手编的小箩筐里放几个自己扎的布老虎、小毛驴,那样子真是可爱的紧。门口的妇人见人过来,也只是略带羞涩的笑着看你,绝不会向你兜售,这样原生态的淳朴颇令人感动。我知道他们的物质生活是非常穷困的。因为这原本是一个依水而生的小镇,人们的主要收入来源过去主要是依靠水上运输。但是现在,大量的陆路和铁路运输成就了一个繁华世界,却冷落了这些以水为生的人们以及这座古镇。走在小镇的街上,你依然能从那巷巷相通、院院相连的大宅门中追寻到小镇百年前繁华的样子,古字号更是绵延成片。我的姥爷也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字号——丰记。可惜公私合营的时候被收编为公有了。我特意在这块匾下留了一张影,,做为一个后人,有义务铭记这段历史,一个家族的历史。

攀爬到黑龙庙的时候,因为突然间发现整个小镇以及那条浩淼的黄河一瞬间尽收眼底,有点兴奋过度,便忘了脚下石板路的不平,一个趔趄摔倒了。路都是黄河岸边千年的青石铺成的,棱角未失,膝盖上立马血涌出来了,虽然有点疼,但我还是坚持观赏完了小镇的制高点,也是小镇的镇河庙——黑龙庙。黑龙庙里香火很淡,除了两个看庙的夫妻,无有他人,我们成了难得的游客。母亲和看庙的女人聊了一下,竟然发现对方就是自己小学同学的妹妹。既然是同学的妹妹,应该是比母亲小些,但是看看那满头华发,谁也不能相信她比母亲小。她说,是镇政府叫他们两夫妻在这里看庙的,每个月给150元的工资,很多人还艳羡他们的这份差使。他们很满足。我一时间无语,较之于他们,自以为在繁华都市的我们是不是太浮华了一下、世俗了一些。

从黑龙庙下来,又回到了狭窄的小街上。我注意到旁边有一个小小的药店。我进去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站在柜台里面。药品的种类还可以。我问:“有没有紫药水或者红药水?”妇人答:“没有,但是有碘酒。”我把自己腿上的伤口示意给她,她马上走出柜台说:“我帮你伤口消消毒吧”。我默许了。她便拿了棉签和碘酒帮我处理伤口,一边还说:“要忍着点哦,可能会有点疼。”我笑着示意她没有关系。弄完了,我问她:“多少钱?”她做惊诧状:“不要钱”!这回该轮我惊诧了,早已熟悉了物质金钱社会规则的我,一旦遭遇返朴归真的礼遇,反倒不适应了。

回家时,沿途经过许多的小村以及成片的枣树林。今年的枣子长得很密,由于节气的缘故尚未红。但是应该收成不错。我祈愿老天爷在这个时候少下点雨,因为枣红的时候,雨水过多,枣子就要烂掉,收成就会锐减。应该保佑他们——这些善良的人们,有个好年景。

如果朋友们,也觉得这里还不错,有空来坐坐吧。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