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林城里的挑担者

时间:2010-09-28   信息来源:  网络

记得在儿时,时常能看到货郎挑着担子走村串户的身影。那时候,商店都在镇上,去一趟来回得走30里路,因此,每当村子里听到货郎的叫卖声嘴就馋了,拉着母亲的手哭喊着要买好吃的东西。而与我相龄的孩子们都是这样,于是不一会儿货郎的周围就围拢了一群孩子,都争先恐后的用手中的钱换取好吃的东西。贷郎兴高采烈地出售自己的商品,没过多久就买的精光,嘴里哄着我们这些孩子说,自己几天后又来,并且手里拿着一大把零钱,乐哈哈的笑着。那时,在自己幼小的心灵里认为挑担者是天下最有钱的人。

现在走村串户的挑担着已不多见,或许是我最近几年不回家乡的缘故吧!可是在城市总是能看到一些沿街走巷的挑担着,闲着的时候和他们拉拉长短,时间长了才发觉自己儿时认为天下最富有的挑担者原来是如此的寒酸。

在城市(柳林)有一批挑担着,他(她)可以分为两支:一支是来自城里的困难户和下岗工人,他们依靠批发与零售的价格差把农贸市场上的蔬菜水果挑到街市上来出售,从中取得一点薄利来维持生计。另一支来自市周围乡村的农民,他们把自家的蔬菜水果挑到市场上来出售,赚得一点零花钱。他们中以中年妇女为多,也有40岁以上的男子。

如果挑担者是城市人,他们是乘着黎明将近,在农贸市场的向批发商讨价还价批发水果蔬菜,这些大部分是从外地进口,由于时间、气候和土壤的差异与本地的比起来虽然外表大而美观,但味道相对差些。不过其中有些水果,也很受本地人的喜欢,如香焦、桔子、柿子、柑橘等。

如果挑担者是村里的农民,他们早上天不亮就得起床,近的一些挑着担子步行进城,远的一些乘公共汽车。他们出售的水果蔬菜都是自家树上摘的、地里种的,时间大约在昨天的下午或今天早晨才从树上摘下来或从地里拿回来的,因此非常新鲜,其种类有桃子、梨子、苹果、葡萄、甜瓜、西瓜、豆角、玉米、波菜、西红市、茄子等。吃起来非常可口,很受城市人的欢迎。

挑担者出售自己的商品,沿街走巷出入一些人口相对集中、流动快的地方,这是做生意的基本规则。因此街道的两旁便成了他们的风水宝地,但城市的有关部门无法容忍这些挑担者毫无秩序的沿街叫卖、摆摊设点。把他们在街道挑担做小本生意解释成公共卫生、公共治安的破坏源,于是加强警察职能费尽心机的赶他们走,这样挑担者在无奈之下只好与执法人员玩起了猫抓老鼠的游戏。

其实,这种现象在各城市屡见不鲜,成为执法部门一个头痛的问题,据笔者了解实际上双方都有难言之隐。对于挑担者来说全家的生活开支也许就凭借这一担的收入来维持,因此即使是执法者一罚再罚、一赶再赶、言语威胁,但为了生活也是没办法的事,只能冒天下之大不韪违犯市场秩序。而对于执法者来说,上面有命令那敢违抗,只能照章执行,而下面又是一群穷苦的百姓屡教不改。从观念上讲,中国历来的执政上顺乎民意,可在实际执行上却要合乎君意,也就是上级的命令就得执行,而百姓的呼声只能坐视不管。因此这也就不难解释中国历来政府的行政带着一种强行与暴道,因为他们行政不能顺呼民意自然受到百姓的抵制,在这种情况下,执法者不敢犯上只敢压下,除了强行别无选择。

曾见过好几次当这些执法人开着巡逻车巡视街道时,这些挑担者就像羊见了狼一般各自以最快的速度向四处逃窜,不幸者被当场逮住,四五个身穿制服的执法人员从车上下来,强行你拿称、他提笼,把挑担者的东西一扫而空,并且言语上对挑担者进行威胁,“下次再碰上你,就不是……”。笔者敢说,胆小者遇到这种阵势肯定傻了,认为遇上了抢劫的。有时因为这些执法者实在无礼,一些忍无可忍的挑担者也会出现和他们争吵的现象。总之不管是那一种情况见者都是敢怒不敢言,心中自有不平但却不敢拔刀相助,或者上前讲讲道理,让城市的管理者为这些挑担者开辟一方水土,让他们在城市生活虽活不好,但也不至于挨饿。

说起来,我想起了姑姑家,由于姑父有病不能受苦全家的重担都落在了姑姑身上。儿子上高中一年花费4千多元,家里一年的日常开支,这全依靠姑姑挑担叫卖换来的辛苦钱,但问及姑姑的生活情况,她总是哀声叹气骂那些执法者不是人,硬把自己往死路上逼,而面对这遥遥无期、无处着落的日子,姑姑心急病来,真不知以后姑姑家的日子怎么过?其实像姑姑家一样依靠担子过活的人家,他们的生活相对比一般的人家更为艰苦,他们也是没办法才走上这条路的,可是眼下受到城市执法者的驱逐与威胁,他们有苦难言。

对于这些挑担者来说,他们一没资本,二没文化,三没手艺,四没劳动力,而对于城市的贫困者来说,连田地也没有。其实,我们再想想,农民作为小生产者,只能以挑担的形式把他们田地收获的农副产品销售到城市,不可能为了因为这点买卖在城开一个门市部,更何况资金也不允许。而城市的贫困者,也缺乏资金把生意做大,只能每天以挑担的形式挣得家时里的日常开支。因此,由于以上种种因素,尽管受到驱逐,也放不下这担子,正如一个挑担者所说:“这担子就是命根子啊!这担子没了这个家就没了!”。

这样一来,白天,挑担者们就开始了划算着执法者何时下班,何时上班,然后乘人家下班的时间在街道旁卖一阵。只有到了晚上,他们才大胆的把担子放在街道旁,因此,晚上的时候,漫步街头,可以看到昏暗的路灯下隔着三五步就有一个挑担者,他们乘着夜色希望把从农贸市场上批发的水果卖掉,只可惜由于差不多隔了一天,吃起就不太新鲜,买的人相对少了些,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担子里的水果烂掉,想赚点钱不料连本都赔进去,暗地里不知偷偷的流过多少泪。

有时,把水果卖掉了,攥着钱,挑着担子,回到家里已是深夜。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睡梦中的家人叫起来,帮着数钱,算今天能挣多少?要是抛去本能收入30—40元就算是今天有收获,高兴的把家人为他准备的饭菜饱餐一顿,就一头躺下,大睡起来。第二天,天不亮就得起床又开始了一天等待、劳累、惊怕的生活。

对于这些挑担者,他们挑着担子起早贪黑受罪吃苦,才能赚得家里的日常开支,他们普遍文化不高或没文化,找不到任何理想的工作。在这城市,他们用乞求与忧虑的目光盯着来往的人群,希望里面走出一个人来能称自己的一斤苹果、一斤梨……他们除了这茫然的等待,还要四处张望,一旦有风吹草动,他们便开始快速迁移,过着担惊受怕的生活。

最后笔者想说,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希望柳林城的管理者为这些城市的挑担者想一想,在城市为他们提供一点生存的空间。其实,挑担者对城市的发展中并不是没有贡献的,他们每天把一担担新鲜的水果蔬菜供给给城市人,让城市人几乎足不出户就可以买到这些营养丰富的农副产品。他们也是城市农副产品贸易的参与者,为城市产品的流通献出了自己的一份力量,城市管理者与其加强警察职能费尽心机的赶他们走,不如为他们划出一点生存的空间,让他们安稳地在这城市生活,为城市的发展贡献出他们一点微薄的力量。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