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学邢利斌

时间:2010-09-28   信息来源:  网络

    春节期间,借回柳林老家探亲之际,拜访了我的老同学老朋友、著名民营企业家、山西联盛能源公司董事局主席邢利斌先生,再次近距离地感受了利斌先生那超然的人格魅力和不同凡响的大家风采。他的远见卓识和宏伟业绩,再次引起我心灵的震撼。

利斌先生和我是高中同学,同窗三载,共同奋斗,结下了情同手足的深厚友谊。高中毕业之后,我们虽各奔前程,身处两地,却也常有联系,同窗之谊,历久弥新。回想求学时期利斌先生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再看今日利斌先生之大业雄宏,名播四方,越发相信,他有今天的成就,绝非偶然。

    可以说,利斌从来就不是一个读死书,死读书的人。古人云: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利斌是这一思想的忠实实践者。他富有理想抱负,对人对事有独到见解。他敢于开风气之先,组织领导能力突出。高中期间,他就以一连串的创举,在柳林一中声名鹊起,成为名闻遐迩的公众人物。以下几事,可以佐证。

    一九八五年秋天,我们在柳林一中上高中二年级。正是在利斌的首倡下,他联合我与刘云、张勤、高马平、刘芳亮、王石花、张兰、张梅等九位同班同学,以及志趣相投的高三文科班高材生白海峰,共同创办了清河文学社。文学社成立后,利斌作为社长,领导我们开笔会,办刊物,搞新闻,把一中的中学生文学活动搞得有声有色,文学社也逐步发展壮大,一度拥有社员百余人,产生了很大的社会影响,在一中学生社团活动的历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1985年元旦,身为一中学生会和团委干部的利斌,再出大手笔,一手策划组织主办了规模盛大的“青春之光”迎春文艺晚会,晚会聚集了当时一中的文艺精英,在县影剧院隆重举行,演员阵容大,节目多,观众爆满,取得了惊人的成功,更是在柳林引起了巨大的反响。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为了保证晚会的顺利进行,利斌出面邀请了县武警中队来维持秩序,其出色的社会活动能力可见一斑。在一次演讲比赛中,利斌以“假如我是柳林县长”为题,侃侃而谈,语惊四座,其宏图大志,让所有人震惊。他组织带领我们许多同学,利用节假日,深入工厂农村,开展社会实践活动,极大地开拓了我们的视野,使我们一个个从只知死读书本的书呆子变为初步了解社会现实、具有开放思想的新型中学生,给我们今后的人生之路带来了不可磨灭的积极影响。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如今在不同的行业领域,各领风骚,事业有成,不能不说其中有老大哥利斌的功劳。由于他各方面的杰出表现,利斌光荣地成为了一中高中生中第一个党员。

    一九八六年春节,我们临近高中毕业,利斌突发奇想,邀约刘云、白海峰、刘芳亮、张勤、高旭华与我等几位平常要好的同学,互相到家中拜年探访。那年的正月初三,我们从各自的家中骑上自行车,到县城集中会合,首站直奔利斌家当时所在的金家庄镇,受到了利斌父母的盛情款待。接下来的几天之中,我们结伴而行,驱车几百公里,从柳林南面的金家庄,到北面的刘家垣,从东边的陈家湾乡下罗侯村,再到西边的杨家裕乡解家屿村,最后到县城中心薛家湾、柳林填,可以说把柳林东西南北中走了一遍。到了各家,家中的大人们都以上宾之礼迎接,满屋欢声笑语。我们洋溢着青春的激情,骑行几百里,达到了增进友谊,相互了解家庭情况,增长见识的目的。如今回想起来,当年的情景仍历历在目,让我们回味无穷,传为佳话。

    高中毕业后,利斌进入山西大学法律系学习,毕业后自主创业,在中阳县开始了他煤炭帝国的起步之旅。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一个夏天,我曾利用假期专门去中阳看望他,那时他在中阳承包了弓家湾煤矿。好象当时的煤炭市场并不象现在这么火爆,他的经营也面临许多困难。那时候大学生还享受国家包分配的待遇,我问利斌为什么不当个国家干部,又体面又有保障。利斌说,他不想过安定平稳的生活,他喜欢挑战。又说,山西是煤炭大省,身为山西人,不搞煤炭,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他踌躇满志地告诉我,别看现在煤炭市场不景气,但随着国家经济建设的发展,改革开放的深入进行,山西煤炭早晚有扬眉吐气的那一天,他一定会在煤炭领域干出一番事业。我那时对他的话是将信将疑,但还是衷心祝愿他能够取得成功。现在回头来看,不得不佩服利斌的眼光独到,目标长远,选择正确。

    正所谓有志者事竞成。二十多年弹指一挥间,经过艰苦卓绝的奋斗拼搏,荣辱沉浮,先从中阳起步而后杀回家乡柳林开拓事业的利斌,早已由当年书生意气的青年才俊,变身为名震八方,泽被乡里,资产数十亿的著名民营企业家,山西联盛能源公司的董事局主席,在著名的胡润富豪榜上占有一席之地。作为他的老同学、老朋友,我们无不由衷的为他感到高兴和自豪。

    听利斌先生高谈阔论是一种享受。在利斌宴请我等几位同学的酒席上,我再次感受了他这种无尽的魅力。他的嘴里,永远有那么多的新点子,新词汇。许多新的科技术语,发明创造,他娓娓道来,如数家珍。可见他是一个极其爱学习的人。和他坐在一起,你时时刻刻能感到他永不枯竭的激情与光芒四射的活力。他谈到了企业扩张的战略,谈起了即将成形的家乡槐树沟八万亩核桃林,谈到了海南的橡胶园,谈到了新疆的三万亩土豆种植。说起核桃,他从核桃的营养价值讲起,谈到了核桃的保健作用,谈到了未来的加工出口,以及巨大的市场潜力和经济价值。他甚至谈到了第四次土地革命——就是以他开创的农村土地流转为形式的新型农业生产方式。他雄心勃勃,要把他的家乡槐树沟变为天下第一村——超过江苏的华西村。他仿佛是一位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军事家,他宏大的战略眼光,他的伟大的发展蓝图,莫不让我等叹服。因为我们知道,他今天的设想,可能就是明天的现实。

    以我对利斌的了解,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只顾埋头给自己挣钱的一般意义上的大老板。他胸中有天下,心里装苍生,远非一般商界人士可比。他是一个有大格局大气势的业界巨子。独乐乐何如众乐乐。利斌先生深得这一儒家思想的精髓。多年来,他倾情回报社会,不但给国家上交了数十亿元的税金,而且出资办学、捐资助学,扶贫济困,护环境,做慈善,投资家乡的公路建设和水利工程等公益事业,他处处走在了前头,出手动辄几百上千万元乃至上亿元。在柳林,得了利斌实惠的人何止千万。

    坚毅,乐观,自信,百折不挠,一往无前,能屈能伸,这些杰出人物的性格特征在利斌先生的身上无一不在体现。从当年在一中创办“清河”文学社,到山西大学刻苦求学;从最初在中阳创办“得瑞”公司,到回乡承包金家庄煤矿;从成功在柳林兴无煤矿改制成立“山西联盛能源公司”,到今天的四处扩张,走出柳林,走出吕梁,走出山西,到香港、海南、新疆置业;从原先单一的煤炭产业,到今天的化工、发电、水泥、房地产、教育、服务、新型农业等多业并举。他的大手笔,大气魄,真的非寻常人可比。你不能想象,他这样一个执掌年产值数十亿元的大公司总裁,却同时又是他的家乡柳林留誉乡槐树沟的村委会主任。去年以来,他出巨资把全乡土地买断,成立了农工贸公司,使全乡的农民变为产业工人,其富而为仁,拳拳的赤子之心,感天动地。

    在柳林老百姓的眼中,利斌就是天神下凡,就是救世主。在我这个老同学的眼中,利斌自有其不凡的一面,但也和普通人一样,有丰富的思想感情。他不忘同学情谊,于1997年、2005年、2006年,三次出资举办了高中同学聚会和原柳林一中“清河”文学社建社二十周年庆典。他致富不忘乡亲,许多他原来的老师、同学投奔到门下,他都尽力给以照顾。我的兄长在他旗下的煤矿中因意外事故遭遇不测,他给以了大力的关照,并多次向我表达歉意,让我深受感动。甚至许多素不相识的人,只要有求于他,他都会慷慨解囊。他悲天悯人的情怀,他侠骨柔情的善举,令人叹服。

    我曾经在很多的大都市,在很多外表看来绝对现代气派的高楼大厦里,却常常看到与其貌似现代的外表不相和谐的一幕:在一进大厅的显要位置,供奉着财神之类的神灵牌位塑像,袅袅香烟缭绕,香烛点心奉献,——许多所谓的富豪暴发户,都是很迷信的。但在宏大的联盛总部大楼里,你绝对看不到这样的情景。与很多人的想象不同,利斌不是一个迷信的人。他说,我不迷信,我不怕鬼神,我只相信我自己。人的命运只能靠自己来掌握。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这充分体现了利斌的与众不同,体现出利斌确实是一个具有现代意识和科学思想的新型企业家。

    在柳林期间,利斌先生热情邀请我们几位昔日同窗参观了他的家乡槐树沟村的八万亩核桃林区。汽车从联盛总部大楼出发,沿着山区公路南行,一个多小时后便到达槐树沟村。正是虎年元宵佳节即将来临之际,村里秧歌队扭得正欢,过一会儿又是精彩的腰鼓表演。从每一位秧歌、腰鼓队员和围观的村民百姓们的脸上,我看到的是对生活的满足,还有对他们的领路人利斌主任的由衷敬佩之情,以及对美好生活的无限向往。我们在欢天喜地的锣鼓声中,向深山里进发。汽车蜿蜒而上,不多时,来到了一座人工推削得平坦宽阔的山顶之上,极目远望,但见梯田层层,四野莽莽苍苍,在夕阳照射下,远处残雪耀眼,一派苍茫辽阔的北国风光。我们迎风而立,只见田地整治已初具规模,“三通一平”基本完工,听有关负责人介绍,今年春天便可栽植优质核桃树苗,夏天这里便会呈现出一片郁郁葱葱的生命之绿,五年后,便会见到效益,成为联盛集团的又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也会成为家乡人民的又一个致富希望。真的,此时此刻,站在这雄伟的吕梁山黄土高原之巅,又一次让人心生无限遐想,油然而生对利斌先生的敬佩之情。

    历史学家所谓时势造英雄,改革开放的新时代,给了利斌施展才华的舞台。同样,英雄造时势,利斌这位当代的吕梁英雄,在这块土地上改天换地,呼风唤雨,正在上演着一出惊天动地的壮丽剧作。利斌的成功不是偶然的,他的追求,他的奋斗,他的气质禀赋,他的远大志向,注定他是这个时代的弄潮儿,注定他将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一波炫目耀眼的七彩之光。

我永远为有利斌这样一位杰出的好同学而感到骄傲!

邢利斌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