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山西柳林富安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车安奎(2)

时间:2010-06-01   信息来源:  网络

  罗家坡如此,其他矿也如此,给够村民的,投够发展的,留够转产的,车安奎这个富翁,是一个常年背着合理债务的“负翁”。“我知道社会上对矿主、煤老板有很大的贬意,流传着一口气买20辆悍马,装一车现钞到北京炒楼等等。也许确有其人其事,但我不是这样的。男人不是有钱就学坏,而是有钱没事干的会学坏;有钱有事干的人不容易变坏。他整天在想怎么用好钱了,没工夫想坏事。再说,真正干事的矿主忙着扩大再生产,资金上捉襟见肘,拆东墙补西墙,兜里也掏不出学坏的钱。”
  在罗家坡矿的墙上,张贴着车安奎为下属规定的《管理十诫》。这十诫都很短也很明确,全文抄录为:不要崇尚权力、不要自我迷恋、不要只说不做、不要只做不说、不要忘记速战速决、不要做好好先生、不要小瞧开阔的眼界、不要试图寻找一加一等于二以外的答案。所有对他人的诫勉都是从自律开始的,从中我们看到车安奎言之有物,不落俗套,切中时弊的锐意思考,咀嚼出文化的底蕴。在后来的交谈中,提到什么是不要在一加一等于二之外寻找答案,车安奎解释说:“我希望所有的人都不要总是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不要在问题之外找客观,扯上许多枝枝蔓蔓,或自我辩解,或故弄玄虚。我挖矿就是要赚钱,不必扭扭捏捏,但环境要保护好、安全要大于天,该缴国家的,该付工人的,一分钱都不能少。这就是我该面对的一加一等于二,我若离开这些去找说辞,纵便天花乱坠,也是胡搅蛮缠。”
  罗家坡矿上的人说老板心直口快、心疼人才:“他刚买下南峪矿后,亲自下井当了一年多矿长,底层的事他都清楚,如今,谁的技术好他就重用谁,把谁放在适宜的岗位上。这两年,国家加强对煤矿的技术安全监管,三天两头有人下来查,换别的矿,也许总求检查者高抬贵手,差不多就行了。我们老板对检查人员也热情招待,也求他们,可求的是让他们认真查,一点不要马虎,查出毛病就认真整改。我们的老板让大家佩服的地方就在于他对每一个矿工、对整个社会有责任感。”
  懂得用火使人类攀登到地球生物链的顶端,人类文明其实是在火焰里诞生的。时至现代,人类仍需把煤作为最主要的火源,作为生存的命脉。我们应当对那些深入黑色底层播取火种的战斗员、指挥员奉上足够的理解与崇敬。煤炭工业里一些涉黑的问题是需要揭露和纠正的,但我们切不可忘记了主流:每时每刻,有那么多双黑色的眼睛,正在崖坂底下探索财富之门,为大家寻找着光明。

红是枣的风采 再攀高峰点燃共富之火

  柳林的特色是一黑一红:黑的是崖坂底下的煤;红的是崖坂顶上的枣。柳林红枣的种植可以上溯到刚刚有史书记载的西周。柳林的红枣产量到过2000万斤,三交镇被称为中国红枣第一镇。柳林全县的枣树面积达到27万亩,整个吕梁地区则在155万亩以上。
  黑色的煤矿在柳林造就了一批先富起来的人,有人估计,柳林县身价超过千万元的人已经上千,但广大农民即使到矿上打工,也只能是让生活有所改善,并不能因煤致富。像车安奎付出的买矿钱,摊到比较幸运的村庄,一人能分个十万元、八万元。但农民不善于经营,一户三四十万元的本钱也干不成有太大动静的事业。所以,柳林的“黑”,至少从现在看,还挑不起共同富裕的大梁。
  红色的枣树是柳林农民重要的副业收入来源。但它至今找到的延伸产品不过是枣汁、枣脯,缺少高科技含量,所增的附加值相当有限。枣树耐旱,枣子却怕雨,成熟季节经雨水一沤,烂得极快。柳林仍相对闭塞,距消费红枣的大城市较远,枣子丰收了就愁卖不出去,赶上烂枣,更是苦不堪言。所以,柳林的“红”,至少从现在看,离共同富裕也还差一大截。
  现在,柳林出了个车安奎,他要拼出家产,“以黑养红”,做足一篇引导农民共同富裕的精彩文章。
  车安奎说:“这一半年,我总在想,国家为什么要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决策呢?那是考虑到如果一味让大多数农民进城变市民,国家、城市、农村都不能承受。农民致富的问题很大程度上还得想办法就地解决。我们一边要看到国家的确在快速发展,一边也要看到有三个掩盖,那就是沿海地区甚至连柳林也冒起来的高楼大厦、连续多年的GDP快速增长、少数人的富裕程度,这许多表面现象往往掩盖了农村的贫困。我当年拼命读书,当了会计还不安分,还要办企业,还要下海,说我目标有多明确,想到了会有今天,那才是瞎吹呢!我呀,就是打小穷怕了,好的吃不着,赖的吃不饱,大年三十穿不上棉袄,怕了。我现在挖煤赚了钱,我存着、花着,没多大意思,还让别人眼红,暗地里咬牙,为什么不拿挣来的钱做一点让大家都高兴的事?”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孟子的话概括了车安奎的过去与将来。车安奎有钱后首先想到农村孩子的读书问题。“我小时候,虽然农村比现在还穷,但我靠长我20岁的大哥接济,还能完成学业。现在上学的费用贵了不知多少,孩子也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哥,穷家要想供出个大学生,比我当初还要难得多。”自2004年开始,车安奎拿出60多万元先后资助了柳林县100多名考上了大学却上不起的学生,向柳林县的教育部门、学校,以及希望工程、扶贫基金捐资逾百万元。他为煤矿地面上的罗家坡村、吉家塔村打深井、修路,花了将近300万元。车安奎被授予“柳林县捐资助教模范”、“吕梁市捐资助教典范”等称号。但是,拿出百万
  元、千万元,换一个不坏的名声,并不是车安奎的初衷。车安奎想让更多的人受益,比较彻底地解决柳林农民致富无门的困惑。
  他的目光从崖坂下的煤转向崖坂上的枣。黑色的先富文章已经做出模样,红色的共富文章必须紧紧跟上。没有共富,先富的“先”字就成了谎言,也有悖于他当年面对党旗发出的誓词。
  柳林县的县委、县政府也正打算以对红枣资源的高附加值开发,推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一个十分陌生的生物化学名词———环磷酸腺苷,成为车安奎与柳林县领导们共同关心的话题。
  环磷酸腺苷是用于治疗心血管疾病的药物,也有抗癌功效,获得国际药学界的推崇,在临床中得到验证。但它目前还只能用化学合成方法生产,而且是产量不高,价格昂贵,供不应求。红枣恰巧是合成环磷酸腺苷的天然化工厂,成熟的红枣中富含环磷酸腺苷。山西轻工设计院、山西食品研究所经论证及小批量试验室生产后,向柳林县建议,投入红枣精华素系列产品的开发。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