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煤老板一次投入十亿元捐建学校外界不知(2)

时间:2010-03-15   信息来源:  公益时报

  “其实类似的事情,全山西都在搞,但是我把这个作为系统化工程,作为制度延伸下去了。”就在那一年,张效彪当选山西省“人民满意的公务员”。

  时任乡宁县信访局局长阎玉秀用一个很明显的现象佐证“一矿一事一业"活动的效果,“乡宁县100多个煤老板,没有一个雇保镖的。”而在前几年,该地曾有有个煤老板被绑架了17次。当年一个官员曾预言:如果再不以富济贫,拖下去就可能是“劫富济贫“。

  2006年,同为产煤大县的陕西省神木的官员还曾来乡宁进行过考察。去年,陕西神木因实行了全民医保等一系列的民生措施,受到民政部社会福利与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王振耀的高度褒扬。

  2009年,张效彪来到吕梁履新。不久,开展“一企一事一业”的倡议在吕梁铺开。

  农廉办主任贾征荣,参与了吕梁促进“一企一事一业”活动的全部过程。在他看来,“一企一事”是解决人民群众生产、生活困难的社会公益事业,讲的是构建和谐;“一企一业”是有利于带动农民增收的非煤产业,统筹城乡持续发展。

  “一事一业”的项目每年由各县(市、区)政府编制项目目录书,由煤老板自选,施工队也由他们向社会招标,钱不过政府的手。

  煤企为什么

  必需出钱回馈社会?

  吕梁市纪检委2009年的一项调查显示,除了“企业家的社会责任”外,直接的、现实的原因是利益不平衡,贫富对立,需要拿钱来沟通这个鸿沟,使对立情绪不致于走向极端。

  “我们所在意的不光是企业本身的捐赠,是社会责任的重视。否则,对社会价值取向将造成糟糕的影响。”据张效彪透露,除了继续促进“一企一事一业”外,吕梁市纪委目前正在研究,准备在今年推出“企业(家)社会责任评价指数”,来对众多的企业和企业家进行考核。

  今后,吕梁市哪家企业如果造成了污染,企业家赌博、包二奶,婚礼大操大办,都会被扣除分数;反之,如果企业热心慈善捐助公益事业,就可以加分,来自人大、政协和社会方面的好评同样是加分的依据。“我们只公布结果,不做评论,到时自有百姓评论。”

  此前,曾有坊间传说,一些煤老板在澳门赌钱,输掉了好几亿。柳林县纪委常务副书记刘殿光向记者证实,煤老板一次豪赌输上3、5亿元,确有其事。其实,去赌博的并不是那些真正的大老板,他们旗下的产业多,可控资金就不多,规模越大现金越少,一旦得不到银行支持,马上就破产,只有小老板手上是真金白银,敢去澳门赌博。

  与其在澳门赌博,大把金钱瞬间化为虚无,不如把钱花在本地,造福一方。

  对此,吕梁市有关方面已经采取了行动。去年12月,曹建军的因私出国护照就已被收回。张效彪告诉记者,除正常的出国商务洽谈外,煤老板去澳门、拉斯维加斯这样的地方,会受到地方上的劝阻。而对此最高兴的莫过于煤老板的老婆,曾有人当面表示感谢张效彪,这招管住了自己一直管不住的丈夫。

  煤老板关门做慈善

  在吕梁市纪检委促进此次“一企一事一业”前,柳林、孝义等的一批民营煤老板已经在自觉自愿地创优企业发展环境,以矿补农,兴办公益了。

  仅在柳林,“煤老板资助社会事业,兴办非煤产业”已经投资8个亿,项目涉及修路、引水、兴学、植树、移民建村乃至将几个村、十几个村整体开发,搞小型的全方向社会改造!

  2月26日,《公益时报》记者获悉,2009年,山西省慈善总会接收的善款,不论是个人还是企业的捐赠,双双没有过100万元。目前已知的最大的一笔捐赠是50万元,还是实物捐赠。

  对此,山西慈总财务部部长杨柳青分析,这里面一个重要原因是个体老板的低调,以躲避可能随时而来的种种干扰。

  2月25日,记者在柳林县鑫飞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见到董事长毛福昌时,他正在接待一位心脏病患儿的家长。边听叙述边匆匆浏览了病历,毛福昌签字:支5万元作手术费,他甚至没有留心孩子的年龄。

  毛福昌说,类似这样的求助,是好的,一些纠缠则让他心生厌恶。一次,他在从太原回柳林的路上,接到一家公司电话推销纪念章,他不予理睬,三个多小时的路程,这个号码竟打了100多遍电话,“让人受不了,受不了……所以,还是低调,再低些吧。”

  在记者采访中,多位煤老板均表示,没有对捐赠数据进行过统计,没有统计的必要。“做了不少,但是没有统计”。毛福昌的想法代表了众多煤老板:不想出名,一旦出名得到的关注多了,各界都来找,麻烦太多了。每天如果不接到几个求助电话,就不正常。电话不接就一直打,可接起来就没完没了。卖书的、送礼的、拉赞助的,甚至还有敲诈的,“那话难听的都没法说”。

  “煤老板的实际捐赠要多得多,这反映不了煤老板的真实水平,”。吕梁市民政局分管救灾和社会福利的副局长冯荣锦表示,2008年,邢立斌将全县的孤寡老人集中供养,每年给生活费1200元,全县有这样老人在1400人左右,仅此一项,每年就要100多万。在吕梁一直以来企业家都有务实的传统,他们行为低调,长久以来捐赠可能根本“没有从民政和慈善总会走手续。”

  邢立斌本人承认,这几年集团公司捐助大概有5亿多元,多是对贫困学生、孤寡老人的救助,或是建校修路。山西慈善总会秘书长杨润旺则表示,煤老板的做法还是修路建学校等传统捐赠为主,没有通过社会团体捐赠,数据不完整的现状不能真实完整地反映山西的捐赠全貌。

  在吕梁当地曾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话——“要给子孙留下好名声,给自己留下抬材的。”冯荣锦表示,这是一句土话,抬材的就是给自己死后抬棺材的,这说明他们非常重视希望得到社会的尊重和认同。

  山西省民政厅社会捐助事物管理中心主任赵春生则认为:煤老板也重名,但他注重生养他的那片土地所带来的荣誉感,所以大多不会通过慈善组织和政府作为中介。

  对此,海仓慈善基金会秘书长倪滔分析,对煤老板而言,煤炭行业不是消费品行业,不需要面向消费者做品牌,做口碑,所以没有这方面的需求。

煤炭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