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姑的传说

时间:2010-02-02   信息来源:  网络

 

   东凹村有一座远近闻名的“真身娘娘”庙,内塑“真身娘娘”神像一尊,“真身娘娘”着村姑服装,头上插木梳一把,形象逼真,栩栩如生。每年清明节“真身娘娘”庙会,方圆数十里的群众簇拥着来赶庙会,敬奉裴姑。届时,香火鼎盛,供献如丘,人们恭敬之程度令人瞠目。据说,“真身娘娘’’就是东凹村的媳妇裴姑。
    距东凹村不远处有一个小村庄叫裴家垣,裴家垣村有一大户人家裴氏。裴氏生有一女,聪明聆利,貌若天仙。裴姑长到十五岁,方圆高门大户人家不知请了多少回媒人想娶她,她都不中意。媒人走了一茬又一茬,这可急坏了她的父母,父母谋算,这孩子是舍不得离开咱,还是另有打算。父母忧虑的过了一年。
    有一天,裴姑跟她妈走亲亲,路过东凹村附近的山路时,迎面碰上了一个打柴的小伙子,裴姑看了一会,只见那小伙子生的眉清目秀,身体壮实,身背柴禾一捆,走起路来虎虎有生气。当着二目相对时,双方都羞红了脸,裴姑看着呆了。裴姑妈看见了她的神情,很不高兴,大声喊:“裴姑,快走,路还远着那!”,裴姑这才唯唯诺诺随她妈继续赶路。
    眼看着裴姑一天大似一天,她父母好不着急,问裴姑:“眯孩有啥心思,快说出来,我们为你想法子”。裴姑这才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父母。
    那打柴的小伙子自见裴姑以后,干什么都没精打采的。他父母看到儿子那份样子怪伤心的,他们深知: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儿子这么大的岁数了,因为家穷,说了几个人家都不肯答应,以至现在还未找到媳妇。于是,二老对儿子说:“孩儿放心,你的媳妇我们卖房卖地也一定要给你尽快找到,咱好的找不着,中等一点的再想点法子,明儿就请媒人去说”。谁知,那打柴小伙把头摇的拨郎鼓似的,告诉父母:“孩儿不是那意思”。
    他父母第二天就去请媒人,说了一个,尽管家穷,但闺女长的还算可以。一说,那打柴郎根本就不同意,他父母再三劝说也不管用。接着,接二连三地请媒人为儿子说媳妇,说了一个又一个,儿子均不中意。父母耐心开导,并问他原因,他把打柴那一天遇到姑娘的事,原原委委的告给父母。父母知道儿子的心思,立刻打探那姑娘的底细,通过几天的问讯,终于问清楚了那姑娘的来龙去脉。可是,他的父母又发愁了,那姑娘是大户人家,要嫁给他这户穷人,那真是太难了。虽然,他们心里是这样想的,还是请了一个比较有威望的媒人去说亲。媒人去了裴家,妤话说了一篮子,裴家不但不答应,而且冷言冷语地把媒人哄走。如此来来回回跑了五六趟,均不凑效。
裴姑听说打柴郎打发的媒人说亲碰了一鼻子灰,就主动对父母说:“那打柴郎反正我觉的顺眼”。父母想了几天,终于想通了,对闺女说:“娃,你若看上打柴郎,日后嫁过去那穷日子你受不了,可不要抱怨我们”,裴姑说:“再苦再累我也能挺得住”。
    过了个把月,打柴郎请的媒人又来说亲,这回裴家难难意意地答应了,把个打柴郎高兴的一蹦三尺高。不久,择吉日娶回裴姑,夫妻俩恩恩爱爱,男耕女织,小日子过得和和睦睦,很平静。可是,天有不测风云,老天爷偏偏把灾祸降临到裴姑的身上。裴姑的丈夫突然抱病身亡,裴姑哭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直哭得身体消瘦了许多。经众人劝说,裴姑挺起了身子,侍奉公婆,成为远近闻名的好媳妇,人们说起来,总要竖起大拇指夸奖。时隔不久,公公也离开了人世,剩下婆媳两个艰难度日,婆婆在家料理家事,裴姑耕田织布,挑水打柴。
    东凹村吃水十分困难,雨水充足,旱井收里水倒好说,如遇天旱要到十五华里的四道河(清水河)挑水,裴姑也不例外。一个妇道人家,挑回来的水,身前一桶供婆母使用,身后的一桶留着自己洒扫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终于感动了神仙。
    有一年,天大旱,人们每天要往返三十里路到寨东清河挑水,裴姑也每天加入浩浩荡荡的挑水趴伍。有一天,那神仙化作一个赤面人,牵着高头大马来裴姑家讨水喝。这时,裴姑刚挑回一担水,那赤面仙人见裴姑身前的一桶水上盖着一块手巾。时值正午,大旱淋漓的仙人非要让马喝那身前的一桶。裴姑说“身后的一桶你可以随便喝,但身前的那一桶是我婆婆的,谁也不能饮用。’’不论裴姑如何解释,那赤面仙人非要喝那盖手巾的身前一桶。裴姑执拗不过只得让那赤面人把婆婆的那桶水饮了马。正午,烈日当头,裴姑家也未进,挑起水桶又去四道河挑水。那赤面人直看到裴姑出了村才走了。如此往复十余日,裴姑仍未产生半点嫌弃的念头。有一天那赤面人饮完马,把自己的马鞭赠给裴姑,临走时对裴姑说:“你把那马鞭插入水瓮内,如果瓮内水位下降,就将马鞭往起提提,水便会自动溢满”。
    赤面人走后,裴姑半信半疑地将马鞭插入水瓮内,半瓮水立刻溢的满满的,裴姑用盆子舀了半瓮,将马鞭稍稍提了提,水瓮照样溢满。从此,裴姑再也不用跑到四道河挑水了。裴姑还把自己瓮内的水让村人挑着享受,人们一方面感激,另一方面惊讶。有一天,裴姑去裴家垣住娘家,婆母偶然走进媳妇的房间,看见水瓮内插着一根马鞭,她想:“媳妇从来爱好,屋内室外经常打扫的千干净净。现在瓮内掉进一根马鞭,也许是她走得匆忙,一时疏忽。于是,婆婆用力将马鞭从水瓮中抽出,扔在地上。顿时,水瓮内水溢出筏边,流下一窑。水越流越大,室内室外成为一片汪洋,眼看就有淹没村庄的危险,婆母吓得不知所措。裴姑此时正在娘家梳头,忽觉心慌意乱,耳听水声哗哗,估计是家里的水瓮出了问题,头上的梳子也未拨下,赶忙同娘家人告别了一下,匆匆忙忙回到了家。只见她不顾一切冲进室内,一屁股坐在瓮口上,压住水源。说来也怪,瓮内之水再也没有往外涌流,免去了村人及邻村社人被水淹没的灾难。为了救村人性命,裴姑遂坐化于此。
    为纪念裴姑,人们在原地修筑庙宇,屡世香火不绝。人们把裴姑称为“真身娘娘”,庙宇也叫“真身娘娘庙”。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