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林文化遗产:盘子会

时间:2008-12-25   信息来源:  网络
柳林文化遗产:盘子会1

   “柳林盘子会”又称 “天官会会”、“小子会会”,是流行于山西省柳林县县城及城郊穆村一带的盛大民俗文化活动。活动时间为农历正月十三至二十六,以元宵节为高潮。活动期间各街巷分段轮值,张灯结彩、高搭彩盘、遍点社火,或配以秧歌、弹唱;或佐以转九曲、斗活龙,汇聚十里乡亲,载歌载舞,共庆节日,祈求来年风调雨顺。
 
   盘子民俗活动围绕“盘子”展开,“盘子”是一种制作非常精美的组合型阁楼式仿古建筑模型,也就是放大的神阁子,一般高约三到四米,分四角,六角,单层,双层等多种形式,其建筑材料多采用质地细密而又硬实的上等木料制作而成。这种木制的小阁楼按其自身的结构形式分设出几个甚至十几个神龛,分别供奉着天官、财神、送子娘娘、观音菩萨等。它实质上是一座不分佛道的浓缩性寺庙。
  “柳林盘子会”距今有五百余年的历史,它一般是以街坊邻居集股投资制作而成。据介绍,民国年间,柳林的盘子就不下五十余座,目前保存最古老的是清朝光绪26年穆村江曲的木刻盘子。现在柳林盘子共有200余座。
  2006年“柳林盘子会”被公布为“山西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分布区域
 
  柳林盘子会的活动区域集中于县城及城郊穆村一带。发源于方山的北川河、离石的东川河和中阳的南川河,在吕梁市交口镇合流,称为三川河,三川河流经柳林上青龙,注入河床温泉,泉水清澈,故称清河。每遇隆冬,河面蒸气袅袅,白雾濛濛,又称“四十里斗气河。清河流经城关(即柳林镇)和穆村一带,地势平坦,气候温润。明清时期,柳林镇店铺林立,商贸繁荣,居民穿着时髦,有“小北京”之誉。穆村镇位于柳林镇的西部,距县城柳林仅有5公里,交通便捷,商贸发达,历史上穆村的手工业极为发达,巧匠辈出,盘子艺人多出于此。

  盘子会的主要活动区域在柳林县城和穆村一带。目前,柳林有各类盘子200余座,县城约有120余座,穆村约有80余座。

历史渊源
 
  “柳林盘子会”的“盘子”是“盘子会”的核心和主要载体。“盘子”是古代“祭盘”的俗称。《唐语林》中,有一则出自《封氏见闻录》的记载:“唐大历(公元766-779)年间,太原节度使辛景云之葬日,诸道节使使人修祭。范阳祭盘最为高大,刻木为尉迟鄂公突厥斗将之像。机关动作不异于生。祭讫,灵事欲过。使者谓曰:‘对数未尽。’又停车,设项羽与汉高祖鸿门宴之像,良久乃毕。”柳林盘子,即是古代“祭盘”的一种传承。

  “盘子会”起源于古代搭棚祭神活动。明代,柳林镇商品经济发展迅速,原始的神棚不能适应民间宗教信仰活动,开始有匠人模仿唐代之“祭盘”,将民间庙宇与神像按比例缩小,精雕细刻,油漆彩绘,活峁活鞘,易装易拆易保存。这种浓缩的庙宇比用砖木修建的庙宇造价低廉,一般高约三到四米,有四角或六角,有单层或双层,内分几个神龛,供奉天官、财神、观音等神像,一座盘子就成为一处民间祭祀场所,活动场地可大可小,很受民众欢迎。到明末清初,形成了具有一定规模的柳林盘子会。目前仍保存的古老盘子是清代光绪26年(公元1900)穆村沙曲的木刻盘子。日本侵华期间,盘子会冷落下来,20世纪50年代初有所恢复,不久被视为“四旧”,“文化大革命”期间,盘子的制作艺人被当作牛鬼蛇神批斗,盘子会活动停止。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盘子会又逐渐恢复活跃起来。现在,柳林盘子约有200余座。

基本内容
 
  “盘子会”是流行于柳林县城、穆村一带的盛大的民俗文化活动。活动时间为农历正月十三至二十六,以元宵节为高潮。活动期间各街巷分段轮值,张灯结彩、高搭彩盘、遍点社火、彩幔遮天、旺火耀目,或配以秧歌、弹唱;或佐以转九曲、斗活龙,汇聚十里乡亲,载歌载舞,共庆节日,祈求来年风调雨顺。
盘子民俗活动围绕“盘子”展开,“盘子”是一种制作非常精美的组合型阁楼式仿古建筑模型,也就是放大的神阁子,一般高约三到四米左右,分四角、六角、单层、双层等多种形式,其建筑材料多采用质地细密而又硬实的上等木料制作而成。它不仅总体结构合理,而且装饰工艺古香古色、精美绝伦、令人叹服,加上现代各种彩灯的装点,更显得流光异彩,绚丽无比。这种木制的小阁楼按其自身的结构形式分设出几个甚至十几个神龛,分别供奉着天官、地官、水官、财神、送子娘娘、观音菩萨等等。凡是常见的庙宇神灵,几乎全部供于一座阁楼之中。因此,它实质是一座不分佛道的浓缩性寺庙。
  盘子活动也有它的组织机构,机构中的组成人员叫纠首。纠首的多少视区域大小和盘子活动的规模大小而定,少则三五个,多则七八个或者更多。纠首由区域内的男户主们轮流出任。纠首们中还有一个为首的叫主人家,主人家的产生一般是从轮到的这班纠首中推选,负责组织管理纠首和盘子活动的所有事宜。
“盘子会”距今有五百余年的历史,它一般是以街坊邻居集股投资制作而成。据介绍,民国年间柳林的盘子就不下五十余座,目前保存最古老的是清朝光绪26年穆村江曲的木刻盘子。现在柳林盘子共有200余座。

主要特征
 
  盘子民俗是柳林地区独具特色的文化遗存,它兼有节日庆典、工艺美术、神圣信仰、社会组织等多种内涵,是柳林历史传统文化的象征。其基本特征可概括为以下几点:

    一、“盘子会”是体现民间信仰的独具特色的民间庙会祭祀活动,以“盘子”为载体,将民间自然神,以及佛教、道教等众多神灵共祭一处,体现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情趣,表达了民众祈福禳灾、祈盼丰收、祈求子女平安、发达吉祥的心愿。

  二、“盘子会”既是民间庙会文化空间,又是民俗节日文化空间,是两种文化空间的有机融合,具有典型意义。每年元宵节之际,将民间宗教的祭祀文化和民俗节日的娱乐文化集中展示和演练,敬神娱人,陶冶情操,民众乐于接受并积极参与,具有十分广泛的社会基础。

  三、“盘子”可大可小,可精可粗,根据社区的经济财力量力而为,它与固定寺庙的修建相比,具有开支小、易于集资、易于更换的优点。“盘子会”活动不受场地限制,空间可大可小,活动可多可少,社区民众可以充分参与其中。

  四、“盘子会”的组织为社区民众推举产生的社家,包括社首(主人家)与若干名纠首,社家合会共议,民主自治,诚信为本,行善积德,充分体现了民间组织的合作协调能力。社家年年更换,每家每户都可发挥作用,促进了民间社会秩序的稳定和经济的繁荣。

  五、“柳林盘子会”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又有创新与发展,承载着大量的民俗事项,受到新闻媒体的关注和重视,《光明日报》、中央电视台、山西省电视台均做过相关报道;报纸、电台、电视也有很多报道,并且吸引许多中外民俗学者进行学术考察,柳林已成为一处传统文化研究基地。
 
重要价值
 
  “盘子会”作为柳林特有的一种民俗现象,不仅具有独特的审美价值,而且蕴含着深厚的文化内涵,有着突出的民族性和民众性。

  一、“盘子会”保留了华北地区特别是黄土高原以民间信仰为特点的民间祭祀文化,是以黄土农耕经济为基础,又融合商品经济发展的文化类型的典型代表,是研究黄河流域中部地区民众生活和世界观的重要依据,在民俗学研究和人类学研究中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二、“盘子会”是当地民间文化活动的“百科全书”,以“盘子”为核心和载体,保留和传承了众多民间艺术和技艺,如民间弹唱、民间传说、民间社火、民间面塑、民间工艺、民间美术等等,丰富了民众的文化生活,是研究民间艺术传承史的重要依据。

  三、“盘子会”保留了传承了民间社区组织,以每座“盘子”为核心,由一名“主人家”(社首)和七、八名纠首组织社家,负责筹集钱资、搭盘、出盘、祭祀、娱神、卸盘等活动,社家每年轮换,民主推选、民主自治,是乡土社会稳定和谐的重要基础之一,对社会学研究具有重要价值。

  四、“盘子会”具有相当的凝聚力,通过祭盘活动,娱神亦娱人的自娱自乐活动,能够化解纠纷为积怨,获得身心愉悦,增强民众团结与互助,对和谐社会的构建发挥着重要作用。

  日本大阪府东方文化学院教授高桥文治说柳林盘子是黄土高原上一颗璀灿夺目的明珠。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