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林轶闻传说

时间:2008-09-20   信息来源:  网络
                  青龙城的来历
  青龙城简称龙城,俗名凤凰城。因城址在青龙凤凰山上,其山势若凤凰展翅,而得名。它的建筑始于明崇祯万历癸卯孟夏四月(公元1603年),竣于甲辰岁秋九月(公元1604年)。
  青龙中街原有一座祠堂,名“白公生祠”。内有大堂三楹,左右各列三厢,外置大门牌坊,中则塑像绘容,是为建筑龙城立有功勋的中丞御史官白希绣所造的生祠,解放后改作小学校址,于1984年拆毁。祠中原存有碑碣一通,记载着白希绣建城事宜,但因年久剥落,其碑阴刻文多告风化,一些字迹漫漶不能成读。然光绪七年岁次辛已《永宁州志))有段记述,正与石碣内容相符,证实了这样一段事实:
  明朝神宗皇帝万历年间(公元1572—1620),有陕西延安举子白希绣(号梦山),从陕动身,上京赶考路过这里,见青龙一镇依傍水,物产丰富,既为宁乡(今中阳县)、古隰(古隰城在穆村至杨家坪一带)、赤岭(今方山县)之中心,又是襟带秦、晋两省的咽喉要地,所以心许日后在此鼎建城垣一座,后来白希绣飞黄腾达,当了御史、山西巡抚,便由地方上疏,请建青龙一城,批复后由州官督建。
  相传在建城时有一段波折:永宁州知事在奉令筑城时,曾测景辨方,选形设点,欲将青龙镇东西两山即凤凰双翅全包进城。其左翅是锄沟以东的玉皇顶山,右翅是狼嚎沟以西的旗杆梁,中身即是两翅间的凤凰山。根据当时朝廷规定,地方包城不得逾九里三步。如若两翅进包,临近清河的北城就需往南龟缩。然青龙北街(今青龙河坝以内滩地一带)有在朝官宦常、毛两家府宅,临清河不足一箭之地,非让包进城来不可。于是发生了一场争执:代表广大民众要求的州知事要按原计划施建,恃权逞强的×、×两家却要求沿河岸包城。争来论去,连同白中丞都执拗不过×、×权横,只得屈情忍让,将其包进城来,临清河岸设了北门。但右翅旗杆梁却因此未得进包,将城垣压在了凤翅根上。如果将全翅进包,其城应在今柳林化肥厂大门外,方得园整。现在,我们根据地势的起伏,犹可看出当时建造的明显缺憾,是为千古遗恨!而为×、×私利吞夺的北城墙和北城门,终因滨河临危,于清光绪元年六月十五日被洪暴冲圯。为此,后人每有议论:青龙城啊,风水高尚,只因压翅,不得飞凰。言中不仅对失去的一角古城表示无限的惋惜,同时亦隐喻对×、×权横的极大不满。
                   杨家将的传说
  柳林龙门垣乡东北部有一山名石仑山,其山东起伍家沟,西界柳林镇,南止卢家峁,北迄卧虎湾,周长30公里,距龙门垣村4公里。相传宋代巾帼英雄折彩花曾在此山扎寨,以此谐音讹误,遂得名石仑山。
  石仑山在三川河之南,隔河与火塘寨对峙;其间上至白霜下至鸦沟一带,三川河迂回曲折,俗称四道河,古名泗水关。火塘寨以北有一道平展山梁,名走马梁,俗传系杨家练兵走马之道。石仑山、火塘寨,走马梁以及庙湾石砭上的七星庙、柳林镇北的三郎堡、二郎庙等地名,均与杨家将传说有关。
  火塘寨相传为宋代爱国将领杨家将第一代杨信练兵的堡塞;七星庙相传为杨业与折采花成亲之故地。
  柳林县所在的三川河一带,古为战马产地,柳林川开阔富庶的山河和骑射传统,造就了杨家一代良将。杨信生逢残唐五代乱世,为了保境安民,拥兵自重,在火塘塞自称“火山王”,操练铜锤。后来,为了避免与北汉王刘崇的冲突,遂以黄河为屏障,将其势力范围渐次发展到陕北榆林一带,自称麟州刺使。归北汉刘崇后先任原职,次任火山、建雄军节度使。宋·太平兴国4年(公元979)归宋后,“老于边事,洞晓敌情”,抗辽保国,屡建奇功。宋·雍熙三年(公元986)其子杨业碰死李陵碑以身殉国,宋太宗诏书曾提到杨家“……挺陇上之雄才,本山西之茂族。”盛赞杨家本为山西的大户,是在陕北一带(陇上)称雄(创造军事资本)的。“宋史·杨业传》中之“杨业,太原人也”云云,本是山西人的普通提法,不惟太原,乃至“河东”、“山右”等等均指山西全省。后来,杨家的第三,代、第四代把守北口三关,在代县雁门一带活动,于是逐渐在晋北一带繁衍,建祠堂于代郡鹿蹄涧,葬第二代亡者于五台、雁门一带。人们于是以杨家为晋北籍人,而忽略了其始出生于晋西黄河岸边,活动于陕北黄河岸边的事实。晋剧《石塘关》中火山王自报家门“家住石州火塘寨"不为无指。
                   柳林泉的传说
  柳林县东窳、乡政府驻地东窳村西4公里处有一垣头,村名百泉。相传该村因有100个泉口而得名。100口泉眼口口清泉源涌,喷湍不绝。垣头田连阡陌,渠畦星罗棋布,物产繁华,居民殷富。
  一“南蛮”偶然路过,流连忘返,爱此百眼清泉,遂生歹意,竟施用“魔法”将百眼泉水盗起,意欲带回南方。幸被居民发觉群起奔逐随后追赶。“南蛮”自知理亏仓猝逃窜,只因身带百泉步履艰难,更加道路生疏,路过康家垣、冯家垣二村间坡地时掉落泉水一口(该地今名井道坡,有一口泉井,供康、冯二村人食用),下得垣头逃至杨家港村又掉落泉水一眼(该村今有泉井一口,俗称潭洼)。当盗泉强盗跑到到龙门会与上青龙之间的河滩时,百泉村人穷追不舍紧逼其后。此时南蛮精疲力竭慌不择径,突被湍河石拌倒,98个泉水统统抛撒于河滩河床之上,自此百泉垣头失去浇灌之利,水地变成旱坪地,青龙城外98口泉泛溢喷涌,虽大旱而不绝。
                 香严寺印存《大藏经》
  柳林县城东北侧之香严寺初创于唐代,后经历代重修。寺内碑碣林立,其中有一大明弘治乙丑(弘治18年、公元1505)年正月初八刻立的《香严寺讲经住持信公无疑临终遗嘱印取大藏经记》石碑,被驻寺县委党校作为台阶踏石、众足踩磨,字迹模糊,依稀可辩者云:“……玉亭(今离石东关)郡西南六十里许有刹日香严等……道澄、道会、有法前往南京印取其经(大藏经),回本寺……”
  该寺藏经楼侧今置一六面方棱石碣,上刻“大明嘉靖四十二年(藏经楼)上梁大吉”字样。
  根据上述碑碣记载以及其它迹象考核,大藏经乃佛教重要经典,为了宏扬佛法,钻研教义,明弘治年间,香严寺僧人道澄、道会、有法等三人,遵从本寺老住持无疑临终遗嘱,不远万里专程前往南京印取运回该经,复于嘉靖四十二年(公元1563)建筑藏经楼(一层砖窑3孔,二层木结构瓦房五间)陈列储藏。后藏经楼颓败漏水,经卷几成废纸,今已不堪检阅,虽然如此,本地僧人数百年前之豪举,不可令其湮灭。录此数言,以纪前代佛教事业之盛况。
                杨家沟泉水涌流的传说
  本县王家沟乡西与临县接壤。该乡杨家沟满沟泉水,村人引水灌畦,种植葫芦、白菜,久享北国江南之誉。
  杨家沟附近的垣上村(今隶临县碛口镇)属山西18垣中之一垣,村顶数百亩宽的平展土地连绵延伸,土质肥沃,可惜地处山西内陆,缺乏灌溉条件,不能尽地利之获。
  相传很早以前,垣上有胳膊粗一股泉水,村人食用之余,引渠浇地。物阜民丰,安居乐业,全赖此水之力。村人视泉水为性命,逐日挨家轮流管水。
  这一天,轮值管水的村民要出门,临行嘱托女儿加意照看泉口,防范顽童弄脏。天届正午,一“南蛮”乘马由西而来,走的人饥马渴,至泉边讨要水喝。泉井旁边安石碾一盘,照看泉水的女孩边守泉眼一边推石滚碾面。顺手拿起箩面的箩子勺了半箩水双手端与来客,原想略施“法力”以震慑过路人莫生歹意。谁料那蛮子行事更加怪异,一见女孩双手递过水来,立将套马嘴的“抽子”(麻绳绾结的网兰状半园用具,套住马嘴,以免啃吃路边庄稼)摘下接水而去。女孩见过客竟能以马抽子盛水,深感好玩,并没有想到会就此出事。谁料天刚过午其父回来时,满井清水一会儿比一会儿见少,一霎时竟然完全干涸。父女相视大惊,女孩这才想到中午路过的饮马客形迹可疑,于是邀集村人顺着马蹄印奋力追赶。直追至杨家沟这才追上,由于双方争夺,致使马抽子摇晃不定,抽内之水一点一滴溢出抽外,全被撒在沟内,再也掬谏不起。从此以后,垣上水地变成旱垣,而杨家沟则满沟清泉。至今杨家沟仍是贺龙沟流域的起水之处。其水清沏淋漓,源源涌涌,奔流数十里,直至孟门镇注入黄河。
                东窳村“真身娘娘"庙
  晋西一带娘娘庙甚多,仅临县三交镇以南至柳林成家庄以北黄河东岸方园五七十里一带,每年农历四月初八就有48处“死日子”娘娘庙会戏。届时戏班班主人人应接不暇;纠首社家为写不下戏家家忙的焦头烂额。
  据有关历史学家考证,中国西北各地娘娘庙供奉的娘娘可能是古代传说中补天的女娲。本县东窳村真身娘娘庙娘娘的传说迨与晋祠水母娘娘之传说大同小异,与女娲传说无关。相传明代中叶,东窳村有一裴家垣(今属贾家垣乡,西南距贾家垣乡政府驻地刘家垣村15里)娘家的媳妇,翁翁、丈夫先后逝去,留得婆媳二人相依为命。这位裴氏女恪守妇道,孝事婆母。每日深沟挑水一肩挑回,身前一桶奉婆婆食用,身后一桶供洒扫洗涤。天长日久感动某位神灵,化作一赤面人风尘朴朴向裴姑讨水饮马,日以为长。临别赠裴姑马鞭一条以嘉孝心,嘱其插于水瓮内,若瓮内水位下降,则将马鞭略向上提,水便溢满,以免挑水之劳。
  或一日裴姑去住娘家,婆母偶进媳室,见水瓮内掉进马鞭一根,以为媳妇粗心,遂将马鞭抽出瓮外,孰料满瓮口无情大水随鞭汹涌而出,吓的婆母手足无措。一时间室内室外尽成汪洋,看看将要铸成大患。此时正在裴家垣娘家梳头的媳妇忽闻水声汹涌,心知有异,飞速奔回家来。但见门里门外水势奔腾,更不知马鞭去向,急得束手无策。只得不顾一切坐于瓮口,才将水流压住,免去村人及邻村被淹之灾。为救村人性命,裴姑遂“坐化”于此。乡人感其功德就地造庙,屡世香烟不绝。远近闻名,称为真身娘娘。据庙碑记载,娘娘塑像以内塑着裴姑的骨头云。此庙至今庙貌完整。惜娘娘塑像“文革”中被红卫兵搬毁,庙碑刻石犹存。据乡民记忆,东窳娘娘庙的娘娘为一身着民间服装的村姑形象,头上别着一把梳子,象征他当时救邻心切的情景。
                   清代引河灌溉
  据光绪《山西通志》记载,柳林县今辖境内明末清初有二处引河灌溉工程。其一是乾隆34年(公元1769)由宁乡知县朱懋炳倡导,在县治西北80里锄沟镇(今属柳林县)开渠引青龙泉(即今三川河下游清水河)灌地1顷(合100亩)有奇;其二,州(指永宁州,州治在今离石)西70里穆村南邻离石水。村人阳高县训导王彦孔凿渠以兴水利,灌田800余亩。
                  山西最早最大淤地坝
  治沟打坝今称小流域治理,它是改变西北黄土高原自然条件、保护生态环境的最根本措施。打坝淤地在山西省至少有400年以上的历史。从明朝到清朝,山西人民历代相传,积累了丰富的打坝淤地经验。乾隆8年(公无1743),御史胡定总结民间经验给高宗皇帝上的《条奏河防事宜》中曾奏到:“黄河之泥沙多出自三门峡以上及山西中条山一带的沟涧中,请令地方官於涧河筑坝堰,水发沙滞,涧中断为平壤,可种秋麦。"由于治沟打坝引起了一些封建士大夫的重视,因此清代山西民间打坝已蔚成风气。柳林县刘家山乡佐主村怀前沟、骆驼局村华家塌的淤地坝均筑于清嘉庆以前。本乡刘家湾村娘娘庙沟于清光绪初年计打坝13座,淤地近百亩,成为凰背禅院的主要寺产,数百僧人赖以为生。与刘家山乡接壤的临县高家山乡自家峁村学者成甫隆先生关于治沟打坝保持水土的著作《黄河治本论》于1947年由北平《平民日报社》出版,至今犹为有关专家重视。
  嘉庆初年,本县贾家垣村地主贾本春萌生了治沟打坝的念头,首先费尽心机,运用购置、调换种种办法将本村地名盐土沟的沟上坡下前川后掌的地权逐渐变归己手。其中有一块地,出价多少,原主死活不卖。后来贾本春再不提起打坝之事,并嘱咐家下人等三年内绝不在人前述及于此,令村人对他家欲打坝堰之举渐渐淡忘。同时却又暗中活动亲朋辗转从中穿说,将贾本春孙女嫁给那位地主人。彼此成了儿女亲家,凡百事绝好商量,贾本春终于成了盐土沟全部沟坡下脚的主人。
  嘉庆12年(公元1807),贾本春当年动工当年竣工实现了多年来梦寐以求、苦心经营的宿愿,筑成了一道长36丈宽1.5丈高3.6丈的青砖白灰结构淤地坝堰。十年以后,堰内即淤积土地120余亩。平常年景坝内种植小麦每亩产量可达400斤,种植谷子每亩产量可达380斤;光绪3年(公元1877),晋西一带赤地千里,遭逢百年不遇大旱灾,盐土沟附近坡地颗粒无收,而坝内种的小麦产量仍达280斤以上。坝内淤积周围山坡上冲涮而来的肥土沃水,因此有省肥、保墒等特点。
  这条坝堰以及堰内淤地的规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前的山西省境内都是首屈一指的。1949年6月16日黄河水利委员会成立,第一任黄委主任王化云偕同中共黄委副书记袁隆等一行数人于1952年曾专程前来贾家垣视察盐土沟大坝。事后责成有关专家总结经验撰写文章,将贾家垣盐土沟、佐主怀前沟、刘家湾娘娘庙、骆驼局华家塌等地治沟打坝的经验在西北黄土高原各地推广。
  1955年秋,中共山西省委书记陶鲁笳专程视察了贾家垣大坝,并给予很高的评价。该坝至今仍在。
                   王老婆的传说
  柳林县东北部刘家山境内有王老婆山,地跨两县,向东延伸到离石枣林乡一带。其山以山巅今存女大王“王老婆”墓而得名。
  相传王老婆本籍陕西,大约明代中叶人。因在家乡受不住贪官污吏之欺凌,于是亡命此山,落草为王。女大王王老婆占据该山,不抢孤寡贫弱、买卖客商等人,专一劫富济贫。并自采本山草药,制造丹膏丸散,施药救人,深受远近穷苦百姓拥戴。死后埋葬该山,居民怀德仰风,以名名山,遐迩皆知。
                     梁九公
  刘家山乡王家窳村西南有龙头土梁一道,三面临沟,地势雄险。梁头有青砖城堡一处,俗称梁家寨。其寨四周筑墙环绕,墙头哚口连接。设东西南北四道寨门。东门楼门楣处有水磨青砖仿木匾额一方,上刻“登高望远”四字,旁刻“于准(于成龙孙)书"一行小字,字体浑厚凝重,神采飞杨。城门以上各筑箭楼,城内筑有祠堂、居室、阁楼等,约有窑洞数十孔。
  据当地民间口传,梁九公系清代康乾时代之武职“九门提督",负责北京九道城门的防务以及城内治安。梁家寨所住全系梁氏后代,远近族人数十口。其家祠堂内原存梁九公影像、“职事”(金瓜铖斧朝天镫等仪仗)半副、大刀一口、家谱一部,由族人按支派世代相传、轮流保管。每年腊月二十二日依次交割。当值之家除须妥善保管上述祖宗遗物之外,还负有打扫祖先祠堂、陈列祖像、置办供品,承理腊月二十三、除夕、元旦祭祀等值年事项。
  梁家寨居住的梁姓系由离石吴城附近的三交迁来,其本族大支至今仍居三交。
  相传梁氏居官之时,上曹家坡村的李姓曾作其佣奴,男任家人朴介,女作使女丫环。梁家一支由三交迁来梁家寨,李姓居住对面的上曹家坡。因此直至辛亥革命前,梁家寨的女人生下孩子,还要喊上曹家坡村家人进寨包裹。
  60年代以后梁氏后人纷纷迁居王家窳村,本寨由闲置而遭拆毁,今该寨几近废墟遗址。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