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林人口变动

时间:2008-09-20   信息来源:  网络
                     自然变动
  从本县高红、杨家坪两处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证实,早在4000多年前境内就有人类繁衍生息。长期以来,由于经济状况落后,人民生活水平低下,医药卫生条件差,灾荒疫病时时为害,使人口增长甚为缓慢。抗日战争时期,阎锡山实行“兵农合一"暴政,日本侵略军肆意血腥屠杀,民不聊生,不仅呈现为低出生率、高死亡率的低自然增长,而且2 000多名群众惨遭日军杀害。至解放战争期间,共有1115余名本籍干部、战士为国捐躯。民国37年(1948)年底统计,境内人口仅有117 919人,平均每平方公里91.92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随着社会的安定,群众物质文化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医疗保健事业的发展,境内人口呈现高出生率、低死亡率的高自然增长型。虽然从70年代中期开始实行计划生育,人口增长有所控制,但至1990年底全县人口总数(247 829人)依然比1948年增长了1倍有余。42年自然净增人口129 910人,年均净增3 093人,自然增长率为12.48‰。
  1949一1953年,5年年平均出生3033人,出生率为24.57‰;年平均死亡率为10.80‰;自然增长率为13.76‰。
  1954一1958年为第一个人口增长高峰期,年平均出生3 932人,出生率上升为28.98‰;年平均死亡1 811人,死亡率为13.35‰;自然增长率上升为15.62‰。
  1959一1961年三年困难时期;年平均出生3 491人,出生率下降为24.75‰;年平均死亡l 683人,死亡率为11.94‰;自然增长率下降为12.80‰。
  1962一1975年为第二个人口增长高峰期。14年年平均出生5 670人,出生率上升为33.12‰;年平均死亡1 941人,死亡率下降为11.40‰;自然增长率上升为21.72‰。
  1974年起,县内开始人口控制实行计划生育,1976年后人口发展转为低出生率、低死亡率的低自然增长型。1974—1990年,全县累计女子结扎输卵管18 200例,男子结扎输精管106例,上节育环12563人(次),共有30 869对生育年龄夫妇落实了长效节育措施,l306人采取了其它节制生育指施,综合节育率达86.15%。其间以1976年至1981年的出生率控制效果最佳,6年共出生2l 304人,年平均出生3 551人,出生率下降为17.55‰(其中1978年下降为14.13‰);6年共死亡9 223人,年平均死亡l 537人,死亡率下降为7.59‰;年平均自然增长率下降到9.94‰。1982—1990年,人口发展又呈上升趋势,9年共出生40 281人,年平均出生4 476人,出生率回升为20.39‰,9年共死亡12128人,年平均死亡l 348人,死亡率下降为6.20‰,自然增长率回升至14.31‰。

                     机械变动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前,境内农村交通闭塞,长期以来群众习惯于自给自足的农耕生 活,人口流动量小。唯柳林镇地处晋陕通衢,商贾辐辏,来往行人繁多。清乾隆三十五年(1770)后,外省、县客户陆续来柳经商,甚至携带眷属长期定居,外来人口逐渐增多。抗日战争时期,南山地区在阎锡山“兵农合一”暴政摧残下,民不聊生,数以千计的群众避难迁居陕北。解放战争时期,为了支援全国解放,境内3 000多名青壮年参加了人民军队。民国38年(1949)又有大批本籍干部奉调大西北、大西南,支援新解放区开辟工作。
  50—60年代,境内人口迁移不多。1971年5月,原离石县县级机关迁驻柳林,大批党政群团干部、企事业单位人员及家属随之迁入。之后,随着工、商、文教、卫生事业的日益发展,外籍干部的调入和随迁家属逐年增多。1981年,全县迁入人口4 866人,迁出人口3 940人,净增926人。1985年迁入3 721人,迁出2 840人,净增881人。1988年迁入3 105人,迁出2 312人,净增793人。1990年迁入4 611人,迁出2 412人,净增2 199人。


                     人口分布
  沿三川河一带地势平坦,水资源丰富,交通便利,有较优越的经济发展条件,因而人口稠密。边远山区土地瘠薄,水资源不足,交通不便,经济发展条件较差,故人烟较稀少。
  1980年,沿三川河黄土丘陵阶地工矿粮菜区计86.26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分布着农业人口32 866人,平均人口密度381人/km2。城区非农业人口10 244人,人口密度高达499.77人/km2。黄河沿岸黄土丘陵沟壑枣林带地区共271.63平方公里,分布着下三交、高家沟、石西、军渡、孟门5公社全部村庄和薛村公社部分村庄,计农业人口42 143人,平均人口密度155.14/km2。北山黄土丘陵墚峁沟壑林果区324.92平方公里内,分布着刘家山、西王家沟、成家庄、吉家塔、东窳、贾家垣、龙花垣7公社全部村庄和薛家湾、李家湾、穆村、薛村公社部分村庄,计居住着农业人口52 617人,平均人口密度161.94人/km2。南山黄土丘陵沟壑破碎林牧区共计591.80平方公里,分布着张家圪台、留誉、金家庄、杨家峪、庄上、龙门垣、陈家湾、苇园沟、贺家坡9公社全部村庄和李家湾、薛家湾、穆村、薛村公社部分村庄,计农业人口62 427人,平均人口密度105.49/km2。1990年,第四次全国人口普查查明,全县人口密度为190.65人/km2。沿三川河的柳林、穆村、庄上、李家湾、薛村5乡镇人口较为稠密,所占面积是全县土地总面积的18.13%,人口却占到全县人口总数的36.33%。柳林镇的人口密度1985年时为337.60人/km2,1990年时上升为787.98人/km2,平均每平方公里增加了450.38人。而张家圪台乡、东窳乡和留誉乡的人口密度,到1990年时每平方公里仍不到100人。


                     人口构成
                     民族构成
  1982年6月30日第三次全国人口普查查明,县境内常住人口有汉族人口208 568人,少数民族只有回族人口6人,客家族人口1人。之后,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人口不断增加,至1990年6月30日第四次全国人口普查时,境内常住人口有汉族245 393人,回族人口8人,蒙古族人口1人,藏族人口1人,彝族人口10人,朝鲜族人口4人,满族人口2人。
                     性别构成
  性别比例变化  
  新中国建立前,在“男尊女卑”、“传宗接代”等封建思想的影响下,境内重另轻女的现象十分严重,以致女婴死亡率高于男婴。在男女性别比例构成中,女性所占的比例一直相对偏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妇女享有同男子平等的权利,妇幼健康有了保证,男女性比例基本平衡。
  1949年,境内人口总数为119 222人,男性占总数的50.77%,女性占总数的49.23%,以女性为100(下同),男女比为103.12:100。 1962年男女比为104.99:100,1970年男女比为103.53:100,1973年男女比上升为106.35:100,1988年男女比高达108.55:100,1990年男女比为107.57:100。
  地域差异
  1990年6月,柳林、穆村、下三交、成家庄、孟门5镇辖区内的人口总数为92 347人,男性47 575人,占人口总数的51.52%;女性为44 772人,占人口总数的48.48%。以女性为100(下同),男女比为106.26:100。其余20乡辖境内,人口总数为1 53 072人,男性79 306人,占人口总数的51.8l%,女性73 776人,占人口总数的48.19%,男女比为107.5l:100。军渡、张家圪台、东窳、下三交、陈家湾5乡镇的男女性别比例皆在110以上,军渡乡最高,达111.67:1000西王家沟、庄上、穆村、薛村4乡镇的男女性别比例皆低于105:100,西王家沟乡最低,只有100.25:100。

                     年龄构成
  旧社会,广大人民群众生活贫困,身体素质差,加上天灾病疫,缺医少药,婴儿死亡率很高。新中国建立后,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适龄结婚率的增大和医药保健事业的发展,境内呈现高出生率、低死亡率,年龄构成发生了新的变化。1949一1961年,人口出生率一般在22.69~29.16‰之间,死亡率却在12‰左右。1962—1975年,人口出生率年平均达33.12‰,死亡率却降至11.40‰。0~14岁儿童在总人口数中的比重一直偏高,而且逐年上升,人口年龄构成呈年轻型。70年代中期后实行计划生育,控制人口增长,少年儿童系数开始下降,老年人口系数开始上升。老少比和年龄中位数也逐渐提高,人口年龄构成向成年型发展。1990年,人口自然增长率又回升至19.34‰,0—14岁的儿童共83 641人,占人口总数的34.08%;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共19 614人,占人口总数的7.99%。若加进55(退休年龄)~59岁的妇女3 598人,则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9.61%。
                     文化构成
  新中国建立以前,柳林境内教育事业落后,全境仅有小学199所,贫苦群众虽殷切盼望自身和子女读书识字,但由于生活所迫和其它种种原因,终无上学机会,故在人口文化构成中,文盲比例甚大。新中国建立后,党和人民政府重视教育发展,除正规化教育外,还狠抓了成人业余教育,人民群众的文化素质逐年提高。1982年,全县每千人中平均拥有大学本科文化程度者0.01人,大学专科文化程度者0.001人,高中文化程度者0.5人,初中文化程度者158.09人,小学文化程度者366.83人。不识字或识字很少的占268.60‰。
  1990年,全县每千人平均拥有大学本科文化程度者0.43人,大学专科文化程度者2.75人,高中文化程度者43.51人,中专文化程度者8.89人,初中文化程度者206.27人,小学文化程度者406.72人。不识字或识字很少的占159.07‰。

                     职业构成
  本县山区群众历来以务农为本,间有业余从事泥、木、铁、石匠业以及煤窑工高脚行.者。唯柳林、青龙、锄沟一带从事商业、手工业者甚多。新中国建立后,山区农民子女随着升学、就业者的逐渐增多,从事它业的也逐渐增多。特别是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随着农村经济体制的改革,不少农民参加了乡镇企业或业余兼营工商等业。
  1970年,全县在业劳动者58 359人,占全县总人口的32.96%。其中,农林牧副渔业劳动者占在业人口的95.67%。全民所有制和城镇集体所有制单位的职工占在业人口的4.33%。组建柳林县后全民单位和集体单位的职工人数逐年有所增加。

  1990年6月底统计,全县在业人口总数为77 815人,占全县人口总数的31.71%。农林牧副渔业劳动者55 097人,占在业人口总数的。70.81%(农业劳动者54 589人,占99.08%;牧业劳动者407人,占0.74%,其余101人,占0.18%)。全民所有制和城镇集体所有制单位职工总数为22 718人,占在业人口总数的29.19%。其中,卫生技术人员530人,占职工总数的2.33%;经济业务专业人员1 356人,占5.97%;教学专业人员2 516人,占11.07%;国家机关、党群组织、企事业单位负责人1 511人,占6.65%;办事人员和有关人员1 501人(行政办事人员为l 133人),占6.61%;商业工作人员2 048人(其中售货员l 524人),占9.01%;服务性工作人员928人(其中服务员为475人、厨师和炊事员为290人),占4.08%;生产工人和有关人员11635人(其中采矿工人1905人,建筑工人l 485人,运输设备操作工2 146人),占51.21%。其他643人占2.83%。
  1990年底,在75 032个农业劳动力中,从事农林牧副渔的劳动者为57 805人,占农业劳动力总数的77.04%,从事工业劳动的为4 458人,占农业劳动力的5.94%;从事建筑业的2 492人,占农业劳动力的3.32%;从事交通运输业的2 224人,占农业劳动力的2.96%;从事商业饮食服务业的1012人,占农业劳动力1.35%;从事乡村经济组织管理的1847人,占农业劳动力的2.46%;外出当合同工和临时工的2380人,占农业劳动力的3.17%;从事其它劳动的2 814人,占农业劳动力的3.75%。
                     姓氏构成
  姓氏人口
  明清时期及民国初中期,外省外县客商纷纷来柳林经商、定居。解放后在境内陆续安置了51名老红军。1971年组建柳林县后,外籍干部陆续调来柳林。从而增添了姓氏和姓氏人口。
  据1990年第四次全国人口普查,县境内共有姓氏243个,人口245 419人。
  以姓氏人口多少为序排列:10 000口人以上的姓氏计有刘(33 175)、王(24 149)、高(21 325)、李(21 106)、张(20 397)5个,共120 152人,占全县人口总数的48.96%。
  9999~5 000口人的姓氏有杨(8 681)、冯(7 962)、薛(7 013)、康6 553)、郭(5 806)、白(5 372)、宋(5 075)7个,共46 462口人,占全县人口总数的18.93%。 4 999 l 000口人的姓氏有车(4 740)、马(4 270)、陈(4 028)、贾(3 644)、郝(3 314)、赵(3 107)、任(2 890)、穆(2 880)、杜(2 533)、韩(2 230)、阎·(2 075)、贺(1 903)、梁(1 803)、柳(1 79i)、董(1 759)、党(1 506)、胡(1 500)、成(1 310)、呼(1 285)、于(1 239)、强(1 237)、景(1 206)、卫(1 089)23个,共有人口53 340人。占全县人口总数的21.73%。
  999~100口人的姓氏计有曹、崔、.葛、邓、蔡、邢、乔、庞、魏、岳、牛、程、吴、毛、屈、田、雷、姚、温、向、范、侯、段、苏、南、裴、吉、齐、孙、石、常、武、惠、周、符、尹、斛、尤、史、霍、许、冀、傅、艾、秦、靳、翟、蓝、申、朱、孔51个,共有人口24 263人,占全县人El总数的9.89%。
  99口人及其以下的姓氏计有何、袁、伍、慕、谢、渠、郑、林、徐、吕、辛、黄、严、丁、鲁、龙、尚、樊、苗、安、姜、潘、雒、叶、巩、司、栾、冉、蔚、兰、陆、卢、路、箫、延、万、栗、寇、庄、弓、十、罗、陶、孟、师、蔺、殷、谭、燕、班、拓、牟、廖、沈、文、米、鲁、鲍、左、潭、季、夏、姬、仁、习、洪、加、逯、管、蒋、彭、金、鱼、卯、谈、褚、钟、祝、席、粟、相、达、方、汪、章、戴、柏、定、爱、原、焦、解、顾、阮、余、纪、梅、耿、双、韦、柴、房、祈、晏、江、华、邵、佘、君、翁、骆、危、袒、执、前、连、和、古、郁、倪、单、熊、晋、毕、俞、维、呒、池、施、郗、云、邹、谷、盛、易、柯、明、丰、国、富、闻、屠、鞠、莫、陕、缪、赫、勾、福、宇、於、子、倍、审、青、梨157个,共有人口l 202人,占全县人口总数的0.49%。(加圆点作标记的姓氏只有1口人)
  部分姓氏溯源
  高上村高姓
  现居孟门镇高上村高姓的始祖高从义,原籍山西省高平县,于金大定年间(1161一1189年)迁来定胡县(即今本县之孟门镇)的高家塔村定居。嗣后高氏后裔繁衍生息,人口逐渐增多,村庄逐渐扩大。荒乱年间,为防兵匪骚扰,遂随村庄地形分筑成上寨子、下寨子、小河沟三个寨子,形成三个村落,之后改村名为高上、高下、小河沟。明朝时期,高氏第十代族人高崇熙登第后擢升为都察院副都御史,同辈高崇明、高崇辉等也联甲登第,遂将其部分族人迁徙离石县城一带。高氏家族从高从义迁来至1990年已历25代、830余年。据《高氏宗谱》记载,高氏一门脉落清楚,辈分不乱,今散居于本县孟门镇之 高上、高下、小河沟、高格庄、小圪|达、地龙堡和军渡乡之高家庄,以及离石城郊之沙会则、上水西、下水西、西崖底和信义乡之千年里、小神头,隰县朋朋村也有高从义的后裔 定居,计散居于3县5乡镇14村,繁衍人口3 000余人。
  锄沟庞氏
  锄沟庞姓之始祖庞大旺(墓碑称盛朝将军)于明代初叶定居以来,迄今已历600多年。庞氏第四代族人庞辅系明景泰丙子科(景泰七年;公元1456)举人,历任陕西泾阳 县及三原县知县、陪州知州。第五代族人庞迪以力士任锦衣卫将军,庞道亨曾任河南府经历。第六代族人庞自得为明朝冀南道中军守备。庞贤系明嘉靖已酉科(嘉靖二十七年;公元1549)举人,曾任山东莱芜县知县。第七代族人庞振才敕赠修职郎(正八品)。第八代族人庞良善敕赠文林郎(正七品)。第九代族人庞世昌敕封文林郎。庞世良,贡生,敕赠修职郎。第十代族人庞若士系清乾隆癸卯科(乾隆四十八年;公元1783)举人(山西乡试第十五名举人)。庞月峰于清乙酉(乾隆三十年;公元1765)选拔为贡生,候铨教谕,委署榆次县、文水县学篆。庞翠峰系清丁酉(乾隆四十二年;公元1777)贡生,候选州判,敕授徵仕郎(从七品),历任湖南直隶州郴州州判、陕西邪州州判、商州州同,实授庞氏从庞大旺迁居锄沟至1990年已历20代,其族人散居于锄沟、青龙、柳林等地。庞氏之祖茔计有八盘山之杨彩塔村、锄沟之曹家畔西、青龙之南门墚,以及姑姑塬、康家沟、寨东村等,辈分支脉历历可考。
  青龙马家
  青龙马家传为颛顼之后、季胜之裔,从母系姓赢氏。周穆王时造父以平偃王之乱有功,受封赵城,其族遂以赵为姓。战国时王子奢因军功受封马服君,其族又以马为姓。汉武帝元朔(前128一前122)年间徙郡国豪杰实茂陵(迁移各地名族大户充实茂陵一带),时任重合侯的马通以二千石自国都邯郸迁茂陵合欢里(今陕西省扶凤县治东l 5公里)。马氏一族人才代出,从汉代伏波将军马援到“设降幛授生徒”的大教育家马融以至蜀汉名将征西将军马超等,或以文教或以武功名垂青史者直与汉祚共始终。明洪武十五年(1382)赐进士及第的原任山西泽州刺史马汉杰致仕,适逢国家迁秦民以实晋地,遂未归秦,奉命迁于石州青龙驿(今柳林县青龙古城)。马氏迁来青龙至1990年已历22世608年。清康熙、雍正(1662—1735)年间,马汉杰ll世孙马图麟以军功授职寄籍武陵(今湖北省常德市),遂于当地繁衍一枝。本县之马家山、马家塔二村亦系马氏族人开辟创建。马氏族人瓜瓞连绵,颇称兴旺。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