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林民情风俗

时间:2008-09-20   信息来源:  网络
                     民 风
                     习 性
  柳林地处交通要道,人民八方共处,南北二山或靠农业为生,或有工矿为辅。沿川一带除农户外多经营种、卖蔬菜,肩挑贸易以及打饼卖饭、店铺商行者。不同的生存环境,孕育了不同的民风民俗。
  沿川一带人民崇尚节俭而善于辞令,城区附近居民由于商业经济的影响,钱利意识浓厚。南北二山居民淳厚朴实,勇于践义,轻于财货。无论沿川、山区,讲究“君子务本”,士农工商各安本业,人人自强,耻于苟且,心存人力胜天信念,富有斗争精神。晚清时期,柳林高清鼎,南山成拴兑等人高举“义和拳”大旗,猛烈打击帝国主义侵华势力;民国时期,柳林人民严惩贪官谢恩承(永宁州知州),打税卡抗强暴;抗战期间,柳林北山群众扫硝土、制手雷、组织游击队,参加八路军,前扑后继抗击日本侵略者。
  柳林沿川一带多巨贾富商或肩挑贸易者,也有的开设酒食行饭店,从事打饼卖浆生涯。南北二山乡民多以农耕为生,也有的养骡务马,充当脚户,搞长短途贩运以赚取脚钱。无耕地者下煤窑、绞轮把(古式煤炭提升工具)、煨石灰、炼焦炭,总是以出卖苦力为生,邻人乡友均不视为低下。
  无论殷实人家或自给而稍有余力者,皆以读书为荣,农家耕余读,商家商余读。农村人家甚至将“耕读传家”四字榜书于大门匾额。80年代以来,好学之风,城乡咸重,为了子女读书,有的家长赁屋长居城市,供应饮食,鼓励督责。
柳林人民守信用,喜交往,淳厚质朴。不论南来的、北往的,只要彼此谈吐契合,就引以为友礼诚相待。平日居家四邻相处以礼,互助互爱,互通有无,遇有急难,不惜鼎力 相帮。红白喜事、突发灾变,众手相助,解衣并粮在所不辞。兴工修造,自觉帮工,分文不取。若遇家居吵闹纠纷,四邻纷纷上前解嫌,直言规劝。对兄弟和睦,婆媳互敬,尊老爱幼之家,左邻右舍交口称赞,远传近夸,蔚成风气;或有虐待老人、放纵儿女、兄弟争财、妯娌斗气、长幼变脸者,则人人责备,引以为耻。
                     禁 忌
  古有“入境而问禁,入国而问俗,入门而问讳”之说。柳林民间禁忌代有流传。有的具有养生道理,有的具有迷信色彩,有的令人莫名其妙。随着社会的变革和科学的普及,民间禁忌愈来愈少,有的禁忌只在山乡僻壤或老年人中保留。
  城乡人为避伤情忌言“死”。老年人逝去称“老了”,称“失迹”;壮年人归天称“殁啦”;小孩亡命称“撂了”。
  乡人忌言毒物,以别名代之。如称虎为“山大王”,豹为“二大王”,称狼为“怕怕”,蝎子为“扛锄的”、“咬人的”。称老鼠为“旮旯家”。
  修造建筑和理发剃头张王李赵四姓忌三、九月,其余姓氏忌六、腊月。外甥忌在舅家理发。
  正月初七忌出门,初八忌回家。十三日为“杨公忌”,主“百事无成”。十四日为“当月忌"。已出嫁的闺女忌在娘家过年、节;不在娘家生孩子。产妇居室不满月忌生人。本运年者忌见死、丧、孝服。晚辈忌呼长者名,起名不“犯”长辈字讳。嫁娶队伍忌走桥下,忌钻洞,忌遇穿白戴孝者。孩子吃饭忌中途调换碗筷。枕头忌缝单只。平年忌缝寿衣、忌做寿木(一般取用闰年)。停尸室内及门口忌鸡鸣、犬吠、大声喧闹。出殡棺柩忌碰门框。南山及沿川送礼食品忌双数,北山则忌单件。
  借用别人煎药锅、拔火罐,用毕忌还(待主人自取)。火炉、火堆中忌烧扫帚、谷草、污秽物。撒尿忌向太阳。
  站在屋内忌朝门外泼水。招待医生、风水先生(阴阳生)忌吃拉面。
  吃饭忌敲碗碟。取名忌用“夏"字。如春元、秋花、冬生等名字屡见不鲜,唯不见夏元、夏花、与“夏”有关的名字,以避免与“下”谐音。
  家中有人外出,当日忌扫地。
                     陋 习
  酗酒 30年代,柳林沿川及北山一带糟房遍地,道旁街镇饭铺参差,供过往客商饮酒吃饭。40年代日军侵扰,民间酿酒业萧条。60—70年代天灾人祸饮者甚稀。80年代以来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不论城乡,时闻猜拳行令之声。部分青年无所事事,动辄买酒炒菜聚众豪饮,一时饮醉带酒起哄,争风吵架,影响公共秩序,破坏社会文明,既浪费钱财,又伤害身体。
  赌博 赌博原是旧社会恶习,新中国建立后,政府采取正面教育,群众监督,辅之以法律制裁相结合的办法,使赌博几近绝迹。“文化大革命”期间,社会秩序混乱,赌风潮,此后时有起伏。80年代后,部分靠不正当手段致富者、城乡游手好闲者以及少数棍暗中聚赌,打麻将、玩纸牌,扰乱社会秩序,致人家破人亡。各级人民政府正从严治。
  婚丧靡费 举行婚丧事宴,至亲好友登门祝贺,本无可非议。但80年代后歪风迭起,愈演愈烈。有的人为了捞钱滥发请帖,有的互相攀比规模宏大。“记礼”行情一涨再涨,人人觉得不堪重负,但轮到自己又借机回收,于是形成恶性循环。拥有钱势者举事颇大,乐队数班,爆竹连天,小车数辆,公车私用,招摇过市,阻碍交通,群众怨恨而无法制止。
  溺爱 50年代前,由于贫富悬殊,导致子女良莠不齐。富郎公子养尊处优,游手好闲。穷家子弟为求生存,从小俭朴勤劳。新中国建立后,城乡人民生活逐渐提高,随着计划生育的实施,子女在一些父母心目中视若“皇帝”、“公主”,故“娇子”、“宠儿”不断出现。有的不事学业,物质享受上却竭尽所能,金钱靡费,养成依靠父母的惰性,其父母则百般依从,尽力满足。有的骄横拔扈,为所欲为,甚至走上犯罪道路,有的父母不加严管,却想方设法为子女恶行开脱。及至触犯刑律,仍多方设法庇袒,无形中起了教唆的作用。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