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具有特异功能的发明家 尼古拉·特斯拉

时间:2009-06-18   信息来源:  网络
尼古拉·特斯拉是一位发明了交流发电和供电系统的天才发明家。这位古怪的发明家还发明了无线电的基本装置:荧光灯、遥控制导装置、可调机械振动装置、短距离无线电输电装置等。
尼古拉· 特斯拉不仅是一位发明家,而且还是一个具有特异功能并力图解释其功能现象的人。
尼古拉·特斯拉祖籍南斯拉夫里卡省,定居美国。他于1856年7月9日诞生于里卡省的斯米里昂小村,排行第四,老大叫丹尼尔。
丹尼尔聪明过人,在他过早夭折以前,曾经受到过强烈的闪光刺激,因此当他神经兴奋时,正常的视觉就受到干扰。特斯拉从童年开始,在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里也受到类似现象的折磨。
他后来叙述说;"往往在遇到强烈闪光时,在我眼前便出现各种景像,使我看不清真正的物体,打乱我的思路和行动,这叫人感到特别痛苦。这些影像都是我实际看到过的事物和场合的景像,而不是我的臆想。如果有人对我说出一个词,那么这个词所示意的物体的景像,便在我的眼前生动地浮现出来,有时候我都无法分清,究竟我看到的是否真有其事。这使我万分难受和焦急。我请教那些学心理学或者生理学的研究人员。但是没有一个人能令我满意地解释清楚这种现象……"
对这种现象,特斯拉推论,这种景像是当他高度兴奋时,因大脑对视网膜的反射作用造成的。这些景像并不是幻觉。每当夜阑人静之时,他曾见到过的丧葬或者别的叫人心悸的情景,便在他眼前活灵活现地涌现出来,如果他把手伸过去,这种景像也还是留在空间里纹丝不动。
"如果我的解释方法是对的,"他写道,"那么一个人构思出来的任何物体,都可以将其景像放映到屏幕上,可以叫人看见。这样一种进展,将使人类关系发生根本的变化。我深信,有朝一日,这样一种奇迹必定实现。我还可以说,我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曾经花费了不少心血。"
年青的特斯拉为了摆脱折磨人的景像,求得片刻安宁,只好沉缅于虚幻的世界。每天夜晚他都要出发作一番假想旅行,去游览一些新地方、新城市、新国家,在那里居住,认识一些人并结交一些朋友。"不管多么荒唐无稽,但事实上这样一些人也象实际生活中的人一样,于我同等可近可亲,而且他们的音容笑貌是如此真切,丝毫不亚真人。"
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17岁,以后他便把思想全部贯注到发明上去了。那时他异常高兴,因为他发现,他有很高明的想象东西的本领:不要模型,不要绘图,也不要实验,就可以在心中将所有这些东西看得一清二楚,和真的一模一样。因此,"我不忙进入实际工作。当我有一种想法时,我立刻在想象中将它构成图像,在我的头脑中更动其结构,改良设计,并操作起这套装置来。是在头脑中开动涡轮机呢,还是在车间里对它进行实验,这对我来说无关紧要,就连涡轮机失去平衡,我也不会将它放过。"他只要用眼睛一溜,就能记下一页打字稿的全部内容,或者一页纸上无数图形的全部精确关系和尺寸。
过了12岁,他总算经过苦心孤诣的努力将那恼人的景像从头脑中驱逐出去了。倡每当他面临危险或不幸的境地,或者当他兴高采烈的时刻,眼前经常会出现莫名其妙的闪光,这是他无法加以控制的。有时候,他看到身边的空气到处冒出熊熊的火舌。闪光的强度不但没有减轻,相反年复一年地增加。当他25岁左右时达到了最高峰。
他在60岁时谈到,"每当我想到一种大有前途的新主意时,这种发光现象仍然不断出现,不过已经不那么叫人不安,强度也有所减轻。当我闭上双眼时,我照例总是首先看到一片非常深暗而均匀的蓝色背景,它和晴朗的但没有星光的夜空一模一样。过了几秒钟,这片背景活跃起来了,闪耀着无数的绿色光芒。绿光分成几层,不断向我迎面扑来,然后在右方出现一种美丽的图形,那是一些平行和紧密相间的线条,共有两套,互成直角,五彩缤纷,以黄色和金色为主。紧接着,线条越来越亮,整个图形布满了闪闪发亮的光点。这片影像慢慢从我的视野中通过,大约10秒钟之后从左边消失,余下一种沉闷而呆滞的灰色背景,接着很快双换成翻腾的云海,云层似乎要脱胎变成有生命的形态。说也奇怪,在后一段情况出现之前,我怎么也没法给这片灰色的背景添加任何形状。每次在我入睡之前,人和物和景像不停地掠过我的眼前,当我看到这些景像时,我就知道我快要失去知觉了。如果景像不出现,怎么也出不来,这就是说我要通宵失眠。"
他的感觉特别敏锐,他说他在童年时期有好几次夜里被火焰的辟啪声惊醒,从而将邻居从遭受火灾的房屋里救了出来。当他年过40,正在科罗拉多进行闪电研究时,他常说自己能听到550英里以外的雷声,而他的年青助手最多只能听到150英里。他能隔着三个房间听到表的嘀嗒声;一只苍蝇在他房间里落到桌面上,会在他耳朵里引起一阵轰鸣;马车在几英里之外驶过,能使他全身感到感撼;火车在20英里以外鸣笛,能使他感到屁股下的椅子剧烈晃动,痛得难以忍受。他脚底下的地面老是不停地颤动。为了得到休息,他需要在床底下垫上橡皮垫子。
他写道:"远近传来咆哮声,常造成一种有人说话的声音效果,要是我不能把原来的声音分辨清楚,那着实太叫人毛骨悚然了。如果将太阳光断断续续地挡住,会对我的头脑造成猛烈打击,以致使我晕倒。在桥梁或者其他构筑物下经过时,我要使出全部毅力。因为这时我觉得头颅简直要被挤碎了。在漆黑的地方,我有蝙蝠的知觉本领,凭着前额上一种特殊的毛悚悚的感觉,我能判断出12英尺以外有什么东西。"
在这个期间,他的脉搏波动得很厉害,慢时极慢,快时可达每分钟260次。他身上的肌肉连续不停地抽动和打颤,这本身就是一种几乎难以忍受的负担。
特斯拉由于忘我工作,导致了本能的保护性沉睡。然而当他神智清醒过来时,又得了遗忘症。但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和努力,渐渐地恢复了其记忆力,并准备去看望母亲。
这是1892年早春,当时他还没有收到请他去英国和法国作报告的一大堆邀请书,而且他的心境的确十分矛盾,拿不定主意究竟去不去找母亲。
据他回忆,后来"遗忘的迷雾中"出现一幅幻象,他看到自己身在巴黎和平饭店,刚刚从一场奇特的睡眠症中醒来。他在这番"回忆"中,看见有人递给他一封急信,带来了他母亲快要去世的不幸消息。
说来奇怪,他担心母亲的健康的确是不无缘故的:从戈斯比奇家乡一连寄来几封信,说他母亲的身体确实不行了。他同时也从世界各地收到邀请信、荣誉证书以及"其他诱人的安排",请他去访问和做报告。最后他接受了伦敦和巴黎的邀请,并计划随后直接回家。
一次特斯拉刚刚做完最后一次报告,说是筋疲力尽了,立刻赶回他在和平饭店租住的房间。这时信差送来一封通知说他母亲病危的电报,这简直是祸从天降。
他急忙赶到火车站,挤着登上一列正在启动开往克罗地亚的火车。下了火车又换马车,等他赶到家里,刚巧来得及陪他母亲度过最后几个小时,后来他自己差不多站不住了,便被人送到他家附近的一幢房屋里休息。
"我无可奈何地躺在那里,"他在自传中写道:"我想,如果母亲去世时我不守在她的身边,她也一定会给我打个招呼……在伦敦,我和一位已故的朋友威廉·克鲁克斯爵士相交往,我们一起讨论唯灵论,当时我完全被这类念头陶醉了……我想,窥探来世的条件十分有利,因为我母亲是一个有天才的妇女,在直觉能力方面特别出众。"
那天夜晚,他通宵满怀期待,但是直到天亮什么事情也未发生。他说,他在似梦非梦或者"昏厥"之中,看见"一片云彩,上面坐着一群美丽的安琪儿,其中一个亲切地望着我,渐渐地露出了我母亲的容貌。这景像缓慢地飘浮着穿过房间并渐渐消失了,接着有许多声音唱出美妙动听的歌曲,把我从梦中惊醒。在这一瞬间,我的心中涌现出一种言语难以形容的肯定信念,知道我母亲刚刚死了。果然如此……"
这类明显的先验印象的客观原因究竟何在?这个问题对他来说非同小可,因为他依然坚持他的主张,认为人类不过是"血肉机器"。在他的自传里,有过如下"解释":
"在我复元以后,我花了很长时间来查找这种奇怪现象的客观原因。我感到十分宽慰。因为经过开始几个月徒劳无益的努力之后,我到底找到了。我曾经见到过一位大画家的一幅画,它用隐喻的方式描绘一个季节。画面上有一片云彩,云彩上面托着一群安琪儿,他们仿佛是在空气中飘浮。这幅画深深打动了我的心,我在梦中看到的情景就同这幅画一模一样,不同的只是加上了我母亲的相貌。音乐声是从附近教堂的唱诗班传出来的,那时正在举行复活节早晨弥撒。原因一清二楚,完全符合于科学事实。"
"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自此以后我一直不愿改变对那些毫无根据的心理和精神现象的看法。我认为,相信这些现象,是智力发展的自然结果。人们再也不相信正统意义的宗教信条了。但是每个人都免不了要信仰某种超级力量。我们大家都得有一个理想来约束自己的行为,从中求得满足。但是这种理想起着一种非物质化的功用,它是非物质的,它可以是一种教义,也可以是艺术、科学或者任何别的什么东西。整个人类要和平地生活,就必须有一种为大家所接受的共同观念。"
他说,只要别人以特定的方式伤害到他自己的朋友或亲戚,他自己就会有一种感觉,他称之为"宇宙"疼痛。这种疼痛的由来是:人体的结构都是相似的,而且受到的外部影响也相同,结果反映也相同。他写道:"一个非常灵敏和体察入微的人,生就高度发达和完整无缺的机体,能机敏地顺应周围环境的不断变化状况。"他具有一种先验的机械感觉,因此他能够避开那些过于微妙而不能直接感知的危难。当他与控制器官有缺陷的另外一些人发生接触时,先验的机械感觉就表现出来,他感觉到"宇宙"疼痛……
在特斯拉的一生中,预见和非感觉性知觉情况的出现并不止这一次。但是他每次总想法用机械的方法来解释这些现象,从客观事件当中寻找直觉的根源。例如他的姐姐安格琳娜得了重病,他从纽约发回去一个电报说"我眼前看见安格琳娜出现又消逝了。我感到情况不妙。"据斯特拉的侄子萨瓦·柯赞诺维奇后来回忆,这位发明家对他谈到过这类预感,但是发明家没有完全当真。他说特斯拉是一台能记录到任何扰动的灵敏接收机,对这台接收机来说,无神秘可言。
"他宣称,"柯赞诺维奇说,"每个人都象一台对客观印象作出反应的自动机。"但是下面谈到,赋予他实际预见能力的客观印象究竟是什么东西,他从来避而不谈。
他告诉过柯赞诺维奇一件在曼哈顿发生的事情。那是十九世纪90年代,有一天他举办一次盛大宴会,宴会过后,有的客人准备乘一趟开往费城的火车回家。特斯拉此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迫切要求"。他非要把他们留住不可,一定不让他们去乘这趟火车。果然这趟火车翻车了。许多乘客不幸遇难。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